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妖狐媚》妖狐媚世 009 磨刀霍霍向毛驴 妖狐媚平胸小受文

《妖狐媚》妖狐媚世 009 磨刀霍霍向毛驴 妖狐媚平胸小受文

发布时间:2021-01-27 20:04:3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唐子叶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妖狐媚》由唐子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尾,拉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早在阙镖师爬上邹家大墙头的时候,就被胡同斜对面那

>>>《妖狐媚》在线阅读<<<

《妖狐媚》免费试读


早在阙镖师爬上邹家大墙头的时候,就被胡同斜对面那两头驴发现了,他们连忙大喊告诉狐涂涂知晓,说是外面有鬼鬼祟祟的人在围观。狐涂涂听了以后不动声色,反正她也需要拉磨,又不能出去陪邹无言练武,所以更是乐得其所,让那阙镖师看去。

等到阙镖师终于毫无发现离开后,那两条充当暗哨的黑驴又喊了两声,通知狐涂涂那人已经离开,狐涂涂冲着外面说声谢谢,继续拉着磨……

一连几天,阙镖师都准时的去趴墙头,最后竟被那好事之人说成阙镖师觊觎邹家二娘,想私自幽会。

邹爹听了这个消息以后拿鞋底子把二娘抽的啊,那叫一个落花流水。狐涂涂在院子里咧着嘴笑,还第一次听见这女人喊的比毛驴都难听的时候,不是她落井下石,实在是太有喜剧效果了。

打了二娘以后,耿直的邹爹拉着伤痕累累的二娘直接找到顺远镖局,把阙镖师好个骂,说他不安好心,就连教邹无言功夫都是有计谋的;说他不要脸,只会惦记别人家的媳妇……

老实人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阙镖师满脸通红,被人生生按了这么个罪名,却又无从解释。说是想看看邹无言身后的高人是谁,可邹无言自己都说了并不认识什么高人。

邹无言并没有说谎,他也不知道狐涂涂在不知不觉中在改善着他的身体,教导他功夫。毕竟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一头驴会写字已经很让人匪夷所思了,如果说出驴子还会功夫的话来,他更是不敢相信。所以,邹无言一直单纯的以为狐涂涂不过是力气大了些,平时的打斗也都被他当成了驴子的胡闹,仅此而已……

阙镖师一下子在上华堡村遗臭万年,原本跟他耍的那些孩子都被家大人叫了回去,而顺远镖局更是直接找了借口把他撵走,连最后的工钱都没给。

一下子没了住的地方,又没了营生,阙镖师无处栖身,就连客栈都不愿收留他。后来,终于在秋叶完全落地的那一夜,阙镖师消失在上华堡村。

狐涂涂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她只是不想身份暴露而已,却没想到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那阙镖师人并不坏,只是好奇心大了点,或许每个习武之人都是这样,听说有比自己厉害的高手,总是想去亲眼见上一见。

阙镖师仿佛是生命中的过客,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过,待到漫天飘起鹅毛大雪时,阙镖师这个人已经消失在上华堡村所有村民的记忆中。

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那银白将整个世界装点的格外美丽。狐涂涂站在雪地上慢慢的向前走,任凭蹄子把那雪地踩出嘎吱嘎吱响来。身后的白尾不停的拍打着后背,更多的时候她还是习惯性的想用尾巴将身体盖住。只有在这种雪天,她才会有一丝兴奋,那是属于她的颜色,纯洁的白。就像她曾经一样,纯洁的没有一丝杂毛,每次下雪的时候她都会静静的一动不动的趴在雪地,任由身体与天地混为一色。

邹无言这小半年来个子窜高了不少,虽然没了阙镖师他没了陪练的人,但狐涂涂的存在让他有了更多的乐趣。他不知道的是,这小半年来经过狐涂涂的改造,现在他的身手已经不低于一般的侠客了。倘若有名师指点,假以时日,毕竟轰动整个江湖。

邹家还是老样子,每天做着豆腐。唯一的变化就是家里多了一头驴,原本是胡同斜对面两头驴中的一只,那个总喜欢偷偷摸摸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那头色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邹家买了来,顶替了狐涂涂原来的位置,天天拉磨。而狐涂涂每天吃着面饼或卖剩下的豆腐,教邹无言功夫。

现在狐涂涂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院子里和邹无言打斗了,不用像以前那么偷偷摸摸怕被邹爹和二娘发现。这一切的改变是在深秋的一日,狐涂涂记的特别清楚,提起来还心有余悸——

那日,狐涂涂像往常一样在邹无言的帮助下拉好了磨,卸下磨杆以后舒展了一下筋骨,吃过邹无言孝敬的面饼以后就和邹无言活动开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吃过东西比较力道足,还是因为恨铁不成钢,想要快点把邹无言调教成一个绝世大侠。总之那一驴一人在院子里打的那叫一个昏天又暗地,忍不住的流星……

于是邹无言再次鼻青脸肿,肿的比以往都厉害,那五官都要被糊住了,身上本来就打着补丁的衣服也被狐涂涂无意中撕开了几块,露出里面黝黑的皮肤。

呀!敢情还是个暴露狂,里面什么都不穿,就只着一件外套。这深秋的天,早晚凉的要死,他也不怕冻着。

狐涂涂心中想着,更加对邹无言关于早熟这方面感到郁闷,下手更加狠了一些。邹无言本来防守的好好的,忽然狐涂涂加快了攻击速度,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又是被击中好几次。他有些不解的看着狐涂涂,要是知道狐涂涂此刻心中的想法,恐怕哭的心都有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冷,可家里穷,没有衣服,他能怎么办?

眼看着邹无言胖头肿脸的,狐涂涂心说应该差不多了,现在的样子估计他爹看到了都认不出来。

才在心中这么想着,邹爹就从外面回来了,看着那一人一驴打的惊心动魄的,忍不住丢下豆腐车大喊着:“无言,你怎了?”

喊着,身子就扑了过来,直接抱住邹无言,用身体阻挡住狐涂涂的进攻。

狐涂涂一个趔趄,险些摔在驴圈旁!看来这是亲父子啊,都揍得像被大黄蜂蛰过了似的,邹爹竟然一眼就能认出来,果然强大之……

正好狐涂涂也累了,干脆趴在一旁休息,不曾想那邹爹见到邹无言没了危险,顿时暴跳如雷,抽出切豆腐的菜刀就要磨刀霍霍向黑驴。在他看来,狐涂涂是发了癫了,才会和邹无言打到一起,却不知道原本到底是怎样。在他的眼里,狐涂涂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邹无言的安全,所以为了儿子,为了邹家的将来,他绝对不能留狐涂涂。

狐涂涂看着邹爹手持菜刀奔着她冲来的时候,吓得一激灵,转身刚要跑,却被绳子拽了回来。她扭头看着拴在桩子上的绳子,这个气啊!没想到老实人也有坏心眼,怪不得刚才邹爹起身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她拴上,合着这是惦记着杀她,怕她跑了呀!

狐涂涂露出一口渗人的大板牙,使劲的嗑着那绳子,可那绳子都快有婴儿手臂粗了,哪是她三下两下能嗑开的。眼看那菜刀越来越近,狐涂涂忍不住心声哀叹,莫非我这一世轮回就要交代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人影快速窜到邹爹面前,忽地一个纵身快速夺下邹爹手中的菜刀,狠狠的扔出去老远。那菜刀掉在地上,发出当啷啷的击打声音。

邹无言抢下菜刀后,拦在狐涂涂面前,双手平身,尽量挡住邹爹。

“爹,白尾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伤她?”

邹无言平静的问,没有一丝愤慨和激动。而且他问的很有水平,并没有直接质问邹爹为什么要杀狐涂涂,而是问他为什么要伤她。只是这一字之差,却完全两个意思。

邹爹没想到竟然是邹无言拦在中间,不过随即也就释然。邹无言和狐涂涂一向关系不错,即便是吃亏了,也绝对不眼看着他杀了狐涂涂就是。

“无言,你起开。都被踢成这样了,你竟然还护着她!”邹爹遥指狐涂涂,目光却是看向邹无言。

“爹,孩儿不起。白尾只是在教孩儿功夫,并没有伤孩儿,否则的话孩儿还能爬得起来么?爹,请相信孩儿,孩儿真的没事儿,这些都是小事情,睡上一夜便消去了。”邹无言依旧那般平静,仿佛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狐涂涂在后面看不到邹无言的表情,可听那声音还是忍不住心中翘起大拇指。这孩子,有出息,换做是平时的娃子,准保激动的大叫起来了,可那邹无言竟然冷静的要命。

邹爹半信半疑的看着邹无言,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一丝破绽,不过对他的话倒是信了半分。在这之前邹无言几乎每天都是鼻青脸肿,问他却也不答,一直都说没和人打架。原本还以为是和阙镖师耍着来的,可后来阙镖师离开了,他已经满身伤痕,这才让邹爹留意起来。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实在让人不敢接受。

僵持到最后,邹爹悻悻的离开了。大概是因为邹爹也意识到了家里这头会写字还会功夫的驴有些了不得,第二天,家里就多了一头驴,狐涂涂从此从包身工变成了钟点工,只管教邹无言功夫,剩余的时间,只需要趴在那儿和磨坊里的黑驴吹吹NB败败火就好。

狐涂涂对于后来的那头叫黑蹄的黑驴没有丝毫隐瞒,把自己原本是九尾白狐的身份全都告诉了他,顺便警告他倘若是再想着骑她,就等着被她烧烤了吃掉。黑蹄抖了三抖,最初还不相信,直到狐涂涂一阵无影脚把他干趴下之后,这才鬼哭狼嚎的叫了一阵子没天理,然后垂头丧气的接受事实,从此以后就谄媚的跟在狐涂涂的身后,甘愿做一只跟屁虫。至于会不会遭来胡同斜对面那头驴的嘲笑,已经不再黑蹄考虑范围内了,这可是他和狐涂涂之间独一无二的秘密,这还不够他臭屁的么?

妖狐媚

妖狐媚

作者:唐子叶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妖狐媚》由唐子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尾,拉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早在阙镖师爬上邹家大墙头的时候,就被胡同斜对面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