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殡仪女孩陈以琳》我的女孩 第049章 重回蕉园 殡仪女孩陈以琳完结版

《殡仪女孩陈以琳》我的女孩 第049章 重回蕉园 殡仪女孩陈以琳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1-01-27 10:01:5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花溪岙 状态:已完结

《殡仪女孩陈以琳》作者:花溪岙,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冯丽艳,钱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以琳开车回到了蕉园,一路上阳光明媚,春天灿烂,已

>>>《殡仪女孩陈以琳》在线阅读<<<

《殡仪女孩陈以琳》免费试读


以琳开车回到了蕉园,一路上阳光明媚,春天灿烂,已经有了些许夏意。

以琳打开车窗,初夏弥漫着花香的清新空气,飘进车窗来,平息了以琳体内的燥气。她想,今天她有理由喝醉。

以琳回到蕉园,屋主老先生,老阿姨,冯丽艳和黄狗阿义都坐在庭院里晒太阳。

冯丽艳问道:“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以琳答道:“别提了,吃了一顿鸿门宴,还没吃饱,气都气饱了。”

老阿姨问道:“要不要给你下碗面?”以琳摆摆手道:“不用了,我拿点酒鬼花生喝点小酒。”

老阿姨说道:“喝酒怎么能光吃花生米?我给你们炒点下酒小菜去。”

以琳进了房间,天门冬酒已经发酵了有段时间了,以琳把酒缸搬出来。

以琳对冯丽艳说道:“丽艳,你去拿个滤网,来帮我滤酒,这酒可以喝了。”

冯丽艳到厨房拿了滤酒的网,和一个白色大瓷汤盘,还有碟子,对以琳说道:“这酒闻着够呛啊,有十几度了吧?”

以琳说道:“和葡萄酒差不多。老叟,你去摆张小方桌,我们来个品酒会。”屋主老先生乐呵呵地去摆桌子了。

加了红曲米粉的天门冬酒,呈半透明的橙红色。以琳一边滤酒,一边对冯丽艳说道:“这酒粕有用,你把里面的酒汁挤出来,酒粕我要拿来做天门冬酒曲皂。”

冯丽艳问道:“就用手直接挤啊?”以琳促狭地说道:“是啊,让你的小手也喝口小酒,酒粕不是能美白吗?”

冯丽艳抓过以琳滤完酒的酒糟,慢慢地挤出里面残存的酒汁,然后把榨干的酒粕放在碟子里,红红的一小坨。

阿义摇头摆尾地在以琳脚边打转,趁二人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起一块酒粕就跑远了。

以琳哭笑不得地说道:“算了算了,它爱吃就让它吃,反正也吃不坏。”

不一会儿,屋主老先生已经将小方桌摆好了。老阿姨也端出了几碟子小菜,有茭白炒肉丝,小炒肉,还有一道马兰头炒五香干。

以琳将一大汤盘的酒端上桌,对老先生和老阿姨说道:“都来尝尝我酿的天门冬酒。”

老阿姨笑着说道:“这天门冬我知道,以前我们做姑娘的时候,经常在地里拔起来玩的。”

以琳给大家的碗里满上酒,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老阿姨泯了一口,品评道:“还挺甜,跟糯米酒味道挺像,就是颜色好看点。”

以琳回道:“可不就是?这也是糯米酒酿的粮食酒,喝了对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您放宽心,多喝点没事。”

屋主老先生说道:“还真不错,这度数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估计大半碗下去也会上头。”

以琳笑道:“这不正好?李白斗酒诗百篇,说不定您喝了也会诗兴大发呢!”

老先生赧然地笑道:“嗨,净打趣我这个大老粗,来来来,喝酒喝酒。”

以琳看着慈祥的老先生和老阿姨,觉得心里无比熨帖。好像只要不在家里,自己的心情就能平复很多。

每次只要回家,她的胸中总是情绪翻涌。过去的不愉快,好像以某种方式还留存在家里。

而只有她一个人能感觉到,也许读书这些年耗神太多,神经衰弱了吧。

她心里想道:父母在外面对外人,也许也是这般温文有礼。那么屋主老先生对自己的子女也会格外严厉吗?

也许不会,看看大姑姑一家就知道,大姑姑是真的心疼表弟。当年表弟去广州读书,觉得吃不好住不好,读了一个学期就回来了。

而她在长春上大学也是不习惯,第一年很想退学。可是无论是父亲还是爷爷都是老党员,他们奉行的原则是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在他们的字典里绝对没有退缩这个词。

以琳把上大学,坐五十个小时绿皮火车的记忆,驱逐出大脑,不再想过去所受的苦。

以琳甩了甩头,说道:“这咏天门冬酒的诗呀,苏轼当年酿天门冬酒的时候就作过两首。我们呀,再怎么作也比不过他老人家的。”

屋主老先生笑道:“还多亏以琳,我们才有幸喝这天门冬酒,不然寻常人哪会有这雅兴来酿这天冬酒?顶多抓条蛇来浸个蛇酒,或者浸点人参酒。”

以琳促狭道:“我听说啊,有人把活蛇拿来浸酒。结果浸了一年都没死,然后主人某天打开盖子,蛇窜出来一口咬在他嘴上。”

冯丽艳气得捶了以琳一下,嗔道:“要死了你,明不知道我体弱胆小,还讲这吓死人的乡野杂谈,也不知道哪里听回来的。”

以琳摊手表示无辜:“这不是刚好说到酒吗?”冯丽艳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以琳说道:“家里把亲戚都请来了,让我回家里的新房去住。说是家里有房子,我还在外面租房影响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父母偏心,不让我住新房呢。”

冯丽艳有些难受地问道:“你不会真要搬走吧?”以琳回道:“怎么可能?你是不知道,当年我读研,家里为了装修房子,一个月只给我一千的生活费,在上海能干什么?饭都吃不饱,可以这么说,交朋友需要钱,没有钱出去吃饭看电影,哪来的机会?要是当年家里肯给我三千的生活费,我现在不会混成这样。”

冯丽艳说道:“一千可以了,我不还自己挣的学费生活费吗?父母挣钱也不容易。”

以琳回道:“可是他们给我弟买车买房啊!我什么都没有啊!要是家里真没钱,我也不争。可是家里明明有钱,只是不花在我身上,这就不一样啦!现在让我回去住?最难最苦的日子我都熬过来了,要我现在回去住断送了我前程的房子,这辈子不可能的。”

冯丽艳说道:“至少他们心里还想着你。”以琳回道:“想什么想,无非是为了他们自己的面子,怕亲戚说他们的闲话。再说,我们单位徐焕,人独生女,父母连婚房都给买好了,还要给她买车。她从小到大读书也不好,就知道打扮,父母不还是宠着她?我现在才知道,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我的父母,明明对我差得要死,却偏偏还要给我洗脑,让我觉得自己欠他们的,我也真是傻,近30岁才看透他们的把戏。”

殡仪女孩陈以琳

殡仪女孩陈以琳

作者:花溪岙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殡仪女孩陈以琳》作者:花溪岙,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冯丽艳,钱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以琳开车回到了蕉园,一路上阳光明媚,春天灿烂,已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