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公主的哭包少年》公主的哭包少年免费阅读 第17章 含羞少年反调戏 公主的哭包少年立场倒换

《公主的哭包少年》公主的哭包少年免费阅读 第17章 含羞少年反调戏 公主的哭包少年立场倒换

发布时间:2020-07-28 12:05: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门君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白可,时墨的小说是《公主的哭包少年》,它的作者是门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参赛仪式结束。 从始至终盯着李明珠痴看的金山,眼见美佳人起身要离去,一时心焦,也挣扎着要起身。 被美女迷晕头脑神经,连痛感接收的

>>>《公主的哭包少年》在线阅读<<<

《公主的哭包少年免费试读


参赛仪式结束。

从始至终盯着李明珠痴看的金山,眼见美佳人起身要离去,一时心焦,也挣扎着要起身。

被美女迷晕头脑神经,连痛感接收的反应都慢了半拍。

站起来,才感受到,屁股浓浓的痛意,从尾椎骨袭上来,辣个酸爽,金山忍痛的表情猴七狗八不忍直视。

随侍不知他发什么神经,本着“少爷是上帝”的服务理念,他尽职尽责提醒。

“少爷,您得悠着点,动作幅度不能太大,奴才扶您回去休息。”

金山还在盯着明艳动人的李明珠,被美色勾得欲罢不能,拖着不良于行的身躯也想追上去。

“快快,扶我,我要去和美人说话!”

随侍,“……”

心里,他娘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要不要命了!

表面,皱着眉头苦口婆心劝慰,“少爷,回去歇着吧,明天还有比赛,老爷说了,您要以比赛为重,不能被美色勾魂。”

“什么勾魂,又不是狐狸精,再说了,只要够漂亮,是狐狸精又如何!”

……

王家姐妹跟李明珠走在一起,回头瞧了一眼主仆争执。

她俩早就注意到金山,一则,金山是全场最金光闪闪的崽,二则,她俩就坐在李明珠旁边,能不察觉到那口水直流的目光吗。

王婷婷娇笑道,“明珠妹妹,后头可有位公子一直痴看着你。”

李明珠小下巴抬高两分,眼角勾出得意的弧度,嘴里虚伪婉转,“哎呀,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哪有什么人。”

说着,缓缓回身看去,眼波流转,百媚千娇,然后瞧着金山,不好意思低下头,粉颊粉颈,端的是娇羞无限,勾人至极。

金山没顶住,直接晕了,顿时兵荒马乱。

“少爷!”

没人注意到,李明珠眼眸泛过嘲讽的冷光,哼,真是没用,这就晕了,还敢一直盯着我,真是瘌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陌上少年府庭院。

福凝与白可对坐在梧桐树下,香桃与侍童都被打发在六米之外候着。

少年眨巴圆眼睛,小雀跃星星闪闪。

“姐姐,你怎么来了?”

福凝撑着下巴,笑着回答,“因为知道你会想我呀,白小可,一日不见,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白可立马脸红,琉璃黑眸害羞躲躲闪闪,不好意思抿了下嘴唇,薄唇红润,婴儿肥微嘟,软萌可爱,勾得福凝差点按耐不住蠢蠢欲动想蹂躏他脸的魔手。

声音低低,“是。”

福凝本是开玩笑,也当他是开玩笑哄自己高兴,乐呵出声,这孩子,当真招人疼。

白可见公主轻笑出声,脸更加红了,大眼睛甚至因为过于羞耻,还浮上一层朦胧水雾,整个人楚楚可怜,软到没边。

天哪。

好像想欺负他。

福凝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心痒难耐的罪恶之手,慢慢伸过去,动作极轻,触摸少年滑嫩嫩的脸蛋,捏了捏。

心,瞬间融化,手感真的太好了。

福凝一脸痴汉表情。

少年也是乖巧,不躲不动,安分坐着,任由公主捏来揉去,眸光溢漫出纵容与信任。

一片梧桐叶从树上飘落,刚刚到达地面,香桃刻意的咳嗽声跟着响起。

福凝一听,依依不舍把手收回来。

长大了就是麻烦多多规矩多多,要恪守男女授受不亲之理,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想捏捏脸就捏捏脸。

惋惜看向白可被自己蹂躏过的脸蛋,有点肿意,肉嘟嘟,红嫩如仙桃,怎么办,好想啃一口看甜不甜。

许是目光过于热烈,白可碰了碰自己的脸,呆呆懵懵问,“姐姐,你还想捏吗?可以捏。”

说着,还把左脸伸过来一点,一副随便蹂躏的样子。

真的,太乖了。

虽然很想,不过福凝还是摇摇头拒绝了,笑眼眯眯。

“不用啦,虽然只有一会儿的时间,我也幸福知足啦。”

那厢,香桃盯着两人的亲密互动,重重叹一口气。

陛下特意叮嘱,不许野……咳,男人接近靠近公主,其中着重强调白可,可是……

香桃抬眼无奈……现在是公主殿下手脚不规矩啊。

白可也跟着笑,嘴角旋出梨涡,眼神柔软,溺着汪洋。

“姐姐,是不是捏我脸,你会很开心?”

福凝忙不迭点头,“嗯嗯,白可是我的治愈系!”

就像小时候的雪兔,抱着它,撸撸毛,都会非常开心。

少年眸光微闪,清泉般的嗓音带丝撩人。

“那白可想让姐姐多捏捏脸,这样姐姐就会一直开心。”

说完,大眼睛还眨巴一下,诚恳认真。

福凝……太暖了!

“姐姐真想亲你一口!”

这话自然而然说出口,源于小时候母妃见自己犯可爱萌,都会这么说,并且抱起来亲一下。

幸好福凝没有完全的有样学样,刚说完,就发现了不对劲,怎么能对白可说那么流氓的话,会吓坏单纯小少年的,虽然她没有那个流氓的意思。

福凝还在想着怎么找补,挽救形象,就听到小少年羞答答说。

“当然可以,如果姐姐感到开心,想对白可做什么,白可都愿意。”

轰隆隆,银瓶乍破水浆迸,半山梨花半山松。

福凝被他的可爱承诺弄得晕头转向,由云端上上下下来来回回,飘飘乎不知身在何处。

好一会儿,才笑道,“白可,你真是我的开心果,姐姐要离不开你了。”

“那就不要离开。”

少年很快接话,一眨不眨看着少女,眼含最温柔最服帖的绿水青山。

福凝一愣,怎么有半根头发丝觉得,白可在调戏自己?

不可能。

晃晃脑袋,从小荷包中拿出两枚小玉佩,放在白可面前。

“这两枚如意玉佩所用之蓝田玉,听说是在一块风水宝地挖出来的,有山有水还有佛寺,久经渲染,极富灵性,可大保万方,我让工匠做成了玉佩,咱们一人一个,讨个好兆头,比赛顺顺利利。”

说着,捡起一枚塞进白可手心。

玉佩是少见的苍青色,深沉大气,质地轻盈圆润,还带着少女的暖香。

一人,一个。

白可勾唇,好极了。

“谢谢姐姐。”

……

汐今挑了条小径回厢房。

大道人多,你来我往,她并不喜。

眼见,四周僻静无人,秋月憋在肚子的话,才嗒嗒嗒小声吐出来。

“小姐,公主怎会来此?”看到公主突然出现,她也是惊了半晌。

汐今微微侧头,“公主天宠,自然有法子。你需得注意,不能暴露了公主的身份,她在这里,是喜乐佳人,而非公主。”

多年相处,有些话即使没有明说,她也能臆测得到。

“奴婢知道。”

秋月拂身,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站在前边,淡漠如云的眼睛在静静注视她们。

“时墨公子!?”

汐今心一惊,回过头去,见着人,微微错愕,小脸又立马泛上惊喜的神色,提着裙摆,小跑过去。

“时墨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时墨瞧她一眼,背在身后的手转过来,张开,愕然是两枚香囊。

“时墨哥哥,这……送给我的?”

汐今有些难以置信,除了小时候的手镯,还有后来生日的人情往来,时墨就再没送过东西给她。

如今私下送香囊,难道……

她低着头,羞红了脸,不敢再想,芳心一片悸动,早知道把绣给时墨哥哥的荷包带着,就可以现在送给他了。

时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开口道,“路上瞧见,觉得寓意好,便买来了,赠予你和公主,比赛顺利。”

他做势要把香囊放下,汐今忙伸出手来,稳稳接过。

红蓝流苏,上面是逢考必过的字样。

汐今垂睫黯淡,原来,不是只给她一人些礼物,也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心中不免有丝失望。

礼物送到,时墨转身便要回去。

“时墨哥哥!”

汐今喊他,时墨回头。

少女眼睛睁大,秀拳紧握。

“我会,努力拿到甲等!”

跟上你的步伐,然后与你比肩。

时墨没有说话,不过眼中闪过赞同与鼓励,点点头,然后离开。

待人走没影,秋月小激动靠近自家小姐。

“果然,今早喜鹊叫有好事,这不就收到了时墨公子的香囊!”

“是呀。”汐今半是开心半是感叹。

捻着两枚香囊,心想,若是只送我一人,就更好了。

西厢房。

香桃为公主整理房间,福凝则端了一盘糕点坐在池边,偶尔她吃一口,又给大肥鱼们撒上一小抓碎屑,否则光叫它们看着自己吃,太残忍。

瞅着这些肚子特别大的鱼,福凝就想到亲枫他老爹,御史大人最突出的标志,也是他那堪比十月怀胎的大肚子,很有喜感。

越想越好笑,福凝不禁乐呵出声。

“公主?”

谁喊我。

福凝愣愣回头。

汐今站在山石旁,柔柔看着她。

“汐今,你怎会在此?”福凝端着糕点走过去问。

汐今指了指隔壁的房间,“那是我的厢房。”

福凝睁大眼睛,开心笑道,“缘分,没想到和汐今成了邻居。”

汐今笑了笑,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迟到的人只有公主一个。

又问,“公主你在此做甚?”

“喂鱼,吃吗?”端起盘子,还有几块完整的点心。

汐今,“……”不是说喂鱼吗……

“不用,多谢公主。”

福凝眨眨眼,自己拿了一块糕点来吃,“汐今,不要叫我公主,要叫我喜乐,穿帮就不好了。”

汐今点点头,语气犹豫,“喜……喜乐?”

“哎!”福凝欢声应道,当真又喜又乐。

汐今柔柔一笑,从衣袖中拿出香囊。

“这是时墨哥哥给你我二人,祝我二人逢考必过。”

福凝接过香囊,看着上面的逢考必过,轻笑出声。

“没想到时墨那么严肃,还会买如此有趣的玩意,借他吉言,逢考必过。”

把香囊收下,福凝又皱着小眉头说,“不过,明天的比赛是弹琴,我好紧张。”

公主的哭包少年

公主的哭包少年

作者:门君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白可,时墨的小说是《公主的哭包少年》,它的作者是门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参赛仪式结束。 从始至终盯着李明珠痴看的金山,眼见美佳人起身要离去,一时心焦,也挣扎着要起身。 被美女迷晕头脑神经,连痛感接收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