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江山策凰权天下 第七十四章 揭秘(2)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同志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江山策凰权天下 第七十四章 揭秘(2)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同志

发布时间:2019-12-16 12:07:4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行走的叶阿回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云岫,刘家的小说是《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它的作者是行走的叶阿回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又如何?就算你能保证潮澈同你讲的是真话,那麻雀也未必是我。” 明如月眼里划过一道厉色。 “你说得很对,我仅仅是停留在揣测的阶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在线阅读<<<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免费试读


“那又如何?就算你能保证潮澈同你讲的是真话,那麻雀也未必是我。”

明如月眼里划过一道厉色。

“你说得很对,我仅仅是停留在揣测的阶段,方才也是试探而已,但你是自己承认的。”

“你只不过是猜测,一直没能确认我是谁,以何种方式接近你,你还是输了。”

“对,我本是觉着易棹最有嫌疑。”

“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我没想到你会……”

云岫话还没说完,就被明如月打断了。

“叙旧差不多了,你也该回答我,索罗族族女的秘密了。”明如月搁下手中的茶杯,杯中的水因为她猛然用力,荡了几滴在桌面上,缓缓晕开。

云岫以手扶额,脸色苍白。

她很清楚明如月为什么要紧追着她不放,因为她在明月楼里发出的那声怪音。

那本是索罗族族人之间互相呼唤的方式。

明如月借此便猜出了她肯定是和族女有关系,炼梵会在她面前和盘托出。

“你想知道什么?”

明如月回答道:“她的所有。”

“你不是已经问过了,何必再来问我?”云岫咧着嘴,不知在笑自己还是笑明如月。

“我非她族人,她不肯告诉我她姐姐在哪里,该如何找到她。”

明如月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定是用了很多种方法想要撬开炼梵的嘴,没想到炼梵如此坚持,此时的云岫才觉得自己是捡了一个便宜。

“死了。”云岫答得坦坦荡荡。

“死在何处?因何死去?”

“不知道。”

双生子之间是有特殊的感应的,而承继苍穹之力的神鸟后裔,更是将这种血缘联系发挥到了极致。可炼梵的记忆是有缺失的,她只能确定阿兰若已经死去,却不能说出其他事。

炼梵在鸦黄的照顾下尚且恢复了些,花钿回到北疆后又同她有了几次交流,现在只能悉心照料着炼梵,待她真正恢复的那一天。

云岫唇角边上忽然噙了一丝笑意。

而这抹笑意落在了明如月眼底。

“你在骗我。”

“我骗你作甚?于我又有什么好处?能换来解药吗?”

云岫惨笑着,煞白的小脸儿,连同发青的嘴唇,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可明如月并不是怜香惜玉的有情郎。

她饶有兴味地说道:“什么解药?”

“难道你没在这蜜果儿里边给我加些让我听话的药?甚至这种毒,从我在明月楼的时候,便是一层又一层的叠加上了,现在的我,恐怕已是药石无医了吧?只能依仗着你给我解药,让我再苟延残喘几日。”

“你是真机灵,可惜人总是死得太快,聪明得太迟。”

云岫抚上开始发烫的脸,她舔着嘴唇,伸手去提茶壶。她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应该是药物发挥作用了吧。

明如月抢先一步提走了壶,顺势将云岫手边的杯子拂到了地上。

“啪”一声脆响。

门口出现一个高壮的男子——那个本该是一具尸体的虬须大汉。

“真是滴水不漏。”云岫无奈地摇头,她赞着明如月的心计,每一步都将自己考虑到了她设下的圈套里。

虬须大汉玩着手里铁锤,已经不能用拿或者提来形容他,这人力量大的惊人,铁锤在他指间任他把玩。

一锤砸下,木桌立刻四分五裂。

油灯倒在地上。

“我听潮澈姑娘说你很厉害,今天我可得好好讨教一番。”

云岫勉强用剑支起身子,她歪歪斜斜地站起。

“承让。”

大汉手里的铁锤几番抡圆猛砸,好像天上流星极速划过。

云岫在他不留余地的攻击中拼尽全力地四处闪躲。

明如月张狂的笑声在黑夜里格外刺耳。

“嚓”,云岫用金针灭了窗边的灯火。

万幸,她今夜怕给徐清慧过了风,早先便把窗户闭了个严实,也将月光关在了外边。

她借着黑暗,蹑手蹑脚地摸到徐清慧床前,想要顺着边缘溜之大吉。

没想到……

那个多日不醒的女人,直挺挺地坐起来,攥着一把匕首,往云岫的肩颈直刺。

“啊!”

女子高声呼痛的声音,不是来自云岫。

云岫手中的剑尖已经斜斜地自虬须大汉的下巴戳进,从嘴里穿出。

大汉难以置信地盯着鼻下的剑尖,上面还挑着自己的血珠子。他眼里的情绪极为复杂,是不甘,是遗憾,还有赞叹。

云岫拔出剑,一剑贯穿他的胸膛。她腕上无力,只能由着大汉带着她的剑倒下。

这次,他不会再度醒来玩铁锤了。

她浑身汗涔涔地往墙边靠,竭力支撑着自己不倒下。

徐清慧的手心扎着一根金针,是方才她下刀的时候,云岫反插进去的。她跟见了鬼似的,瑟缩在床角,自己怎么就被识破了?

“现在,到你了。”

这时候的云岫眼神如一只鹰,紧盯着自己的猎物。可她不住摇晃的身子暴露了她的真实情况。

明如月不怒反笑,说道:“我真想为你叫一声好,可惜你现在这身子,我一推,就倒了。还大言不惭地想杀我,可笑至极。”

“刚才的交易还在,你得回答我的问题。”

“你快说,等会儿就没命听了。”明如月心情大好,她愿意满足这个将死之人。

云岫问道:“是你引我们到明月楼的吗?”

“是。”

“缥缈叶和酒母共焚是潮澈告诉你的?”

“算是。”

“你是故意让我接近炼梵的吗?”

“对,可是我早先计划中不是你,只是碰巧撞上了你这个同族的人。”

云岫闭上眼,她没有任何疑问了。

明如月拿着柳叶小刀,毫不畏惧地向云岫靠近。

她只需要将刀尖没入云岫的胸口,再严刑拷问后院的两个小角色便好,只要找到炼梵,把她姐姐的下落问清,一切就迎刃而解。

可惜现实不会顺她的意。

贼老天是个中庸者,不会任由哪一种事物无节制地生长,每当肆无忌惮的时候,就会迎来当头棒喝。

“咣。”她手中的小刀被飞来的棋子打掉。

白色的棋子。

析墨上前一步背负起云岫,轻声哄着,“软软别怕,是我来迟了。”

他的脸又恰到好处的爬上两朵红霞。

栈渡将明如月的手反剪在身后,再用绳子束紧。

“走吧,老熟人。”栈渡捏起她的下巴,“可惜了,不仅脸不好看,连脑子也不够用。”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作者:行走的叶阿回类型:婚恋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云岫,刘家的小说是《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它的作者是行走的叶阿回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又如何?就算你能保证潮澈同你讲的是真话,那麻雀也未必是我。” 明如月眼里划过一道厉色。 “你说得很对,我仅仅是停留在揣测的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