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生死考验 强受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强受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

现代言情连载中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是云霄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精彩章节节选: 坐上久等后到来的出租车,三人无言的望着窗外星星点

|更新:2021-02-16 20:01: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是云霄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精彩章节节选: 坐上久等后到来的出租车,三人无言的望着窗外星星点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免费试读

坐上久等后到来的出租车,三人无言的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天幕已经渐渐逝去,新日的阳光已经开始铺满大地。

“上哪里?”司机师傅Cao着熟悉的语音问道。

“你家在哪里,先送你回家!”启冉回身问未予。

“天幕小区”

“师傅,先去天幕小区”

“这个小区听着很有档次哦,哈哈”圆场君的话,被扔到了冰窖里,直接冻得彻彻底底的。只好无趣的再次闭上了嘴。

不多时便到未予家的楼下,车未停稳,未予便对大熊说“我到家了,我没事,我们改日电话联络吧!”大熊很想和未予多待一会,甚至想看着她吃饭,看着她睡觉,但却知道未予如此提醒自己,是不想和他再有接触,至少在现在,于是只能迎合未予的心意。

“好,那你照顾好自己,记得吃饭,还有我的电话号码你有的,有问题及时联络我!”

头都没抬,想也没想的未予便低头下了车,走进破败的老小区的老楼栋里便停下了脚步,驻足回望远去的出租车,熟悉的人,熟悉的乡音,熟悉的地方,多少熟悉的东西在短短的几小时里重叠到自己的生活里,可她却发现自己有点承受不住,很沉重,很压抑。

目送着出租车已安全驶离了自家小区,未予又无可奈何的走出楼栋,慢悠悠的,走一步,停一步的思量着该去哪里,又该干嘛。没办法,朋友是用来出卖的,对于未予来说,她的朋友是用来制造问题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向这个北方小城的十月,阴冷的气息,并未因光照而便的稀薄起来,未予平视着望向远处的家乡,熟悉感回来了,陌生感也跟着到来了。

在阴冷,破旧的楼道里傻傻的待了有多久,未予肯定不清楚。铁门内外开始人声鼎沸的时候,她依旧沉浸在自己不清不楚的糊涂时间轴里,早起的,去加班的,锻炼的,各种音调,各式音符在不知多久后变得混杂起来,未予无视,被无视的未予,就这样自然的,突兀的存在。

“哎,未予回来啦!”一个苍老的,沙哑的男低音在楼道里回荡起来。

未予头都未抬,只是机械性的回答着“嗯”,便又陈尸一般,直挺挺的赖在那里。

这位被怠慢的老大爷,并没有为此停留脚步的意思,他手提钢塑饭盒,是在为晨日的开始便为第一口饭食而焦灼努力的那个族群。未予呆滞,低温持续。

当一缕浓浓的豆香在她不大不小的鼻翼两侧展开了强有力的攻势时,神游的魂魄还未归队,而旗鼓喧天的肠鸣曲,夹杂着唾液横流来不及下咽的瀑布,三重的努力,三方的协作才将这个女孩拉到了现实中去。

傻呵呵的未予,闻着饭香,听着肠鸣,咽着只多不减的口水,一步一步,踱去家的方向。

天幕小区,12号楼2单元402室,已有9个月有余的时光没有在此做过停留,已有二百多个日夜没有感受这里的气息,未予望着熟悉的数字,用最熟悉的方式对此宣告着自我的归来!

“爸,妈,我回来啦!”一句话,便泪如雨下!

眼泪哭诉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隔着绿色的铁皮门,也可轻易的听见里面错综复杂的语调重叠,玻璃茶几被撞击的声音,更似有不够清醒,会意耳鸣的语气在一男一女的对话中诠释。

也许,是太久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铁皮门内的两夫妻,甚至是在趴在门上,辨认出那是未予的哭泣后,便也泪如雨下,全然展示的是一家人的功力。

敞开铁门,三口木木呆呆,哭的云山雾罩的,好一会都没缓过神来,好在母亲老梁,一个时而开放,时而老化的中年人,运用几十年会计工作训练出来的理智,准确进行了一番判断后,最早,最快,也是最迅速的停止了哭泣,开始了一贯的家庭主导的指挥地位。

“老未,你去市场买两只螃蟹,买斤大虾,也不知道未予假期回来,早知道早买点冻上好了,今天肯定要贵不少了,快去吧!”

即便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要把账目算的清清楚楚,收入和支出力保平衡,如此的母亲,未予已经习惯,而平常的孩子为此会不知落下多少泪,而未予知道妈妈老梁对谁都是这样,包括她自己。

爸爸老未几声应和着“好,好,好!”连续的三好,让未予看得满满的感动,哭的只会更加的剧烈。

爸爸妈妈簇拥着远道归来的未予进门后,爸爸老未便穿好衣装准备为女儿的丰盛晚餐做准备,整理好衣装的父亲,矗立在入口处一动不动,直勾勾的小眼睛射出N道光,直追女儿的方向。

未予进门后便和老梁在沙发上拉起了家常,就像她大学以前的生活一样,两个人激Qing四射,飞沫乱撞,好不快哉。

如火如荼的双边会话中,老梁用自己敏锐异常的余光感受到了模糊的第三者的存在,定眼看是老未衣冠整整的站立在原地,似没有出动的意思。

“你怎么还站在这?赶紧买菜去啊!”

老未和蔼,干燥的面颊上,轻轻的挤出标准式的老年微笑。

“我没有钱!”五个字,一个标准动作,将右手直勾勾的伸出,停止在半空当中。

“哦”老梁没有过多的话语,便起身道卧室,没有多少声响后便拿出了若干张粉红色的钞票递给了老未,“看着买吧,难得团圆!”

“诶,诶,诶!”老未像个孩子一样,飞了出去。

看着两人如此的默契,未予知道在自己不再身边的那些时光里,老未会为花钱而困苦不堪,老梁会为自己Cao心不止而痛苦,而她惦记着父母,却一直在离开,离的越来越远。

“妈,我有点饿,也很困,我先吃个苹果睡会觉吧,早饭我就不吃了!”未予终于将身体最直接的感觉复述的清清楚楚。

“好,你先吃点水果,睡一觉,妈妈午饭在叫你。”老梁快速,准确的应和到。

拿着苹果,回到自己的北卧小房间,不再能接收更多阳光的小屋子,冷飕飕的气场还是很强大的,望着熟悉的绿苹果窗帘,粉色小花的床单,自己最喜欢的小熊靠枕,都在自己熟悉的这个地方静静的等待,归属感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到来了。

在心最安定的地方是最容易入睡的吧,也不知是如此的原因还是已经被前夜里太多的人和事惊扰了本应安稳的睡眠,未予并没有多久便稳稳的吸吐出最平静的呼吸。

没过多久,兴奋与幸福包裹着的老未便大兜小兜的,满载而归,直冲在厨房的老梁吆喝到“我买了螃蟹,买了虾,还买了孩子最喜欢的臭肠,还有......”

话还没出口,老未已感到四周的杀气腾腾。

“未予说困了,先睡觉了,小声点!”

闭嘴的这个动作在未予睡觉期间一直持续着,作为外向和内向双重人格的父母,从未相见今天这样安静过,各种比划,各种蹑手蹑脚,轻声细气在这个上午轮番上映,未予也因此睡的安稳,绵长,一直到日落时分。

《生死考验的爱情:蚂蚁蜕变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