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狐媚》妖狐媚世凤凌 网盘 妖狐媚娘受

妖狐媚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妖狐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唐子叶,主角白尾,拉磨,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中秋日,阖家团圆。 上华堡村的中秋温度适宜

|更新:2021-01-27 20:04: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妖狐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唐子叶,主角白尾,拉磨,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中秋日,阖家团圆。 上华堡村的中秋温度适宜

《妖狐媚》免费试读

中秋日,阖家团圆。

上华堡村的中秋温度适宜,邹家全家在院子里摆了小圆桌,就着粗糙的面饼赏月。

邹无言先去给亲娘上了香,才乖乖的坐在圆桌旁,拿起一张面饼,趁着邹爹和二娘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收进怀中。

“无言!”邹爹一声惊呼,把邹无言吓得差点失手打翻了盘子。

“爹……”邹无言小声的唤了一句,眼神闪烁,不敢直视邹爹。

“你那脸是怎么搞的?莫非你去和人家打架去了?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以为和阙镖师耍了几天就以为自己是大侠了,你看看你折腾的!”邹爹的话很严厉,其中又带着浓浓的担心。

邹无言鼻青脸肿,毫无疑问,是下午被驴Cao练过后的下场。

狐涂涂和邹无言在大街上打了一架以后,邹无言越发的对狐涂涂感兴趣起来。不过他也知道人多嘴杂的道理,怕被人看去乱嚼舌头,连忙带了狐涂涂回家,躲在院子后面有板有眼的练习起来。

最初狐涂涂权当哄孩子玩了,打了一会儿发现邹无言还真有练武的天赋,多复杂的动作教他两次他都能大概的比划出来。狐涂涂也来了兴趣,自从这次轮回后,每天除了拉磨就是拉磨,现在终于有了玩耍的机会,她要是不珍惜的话,那可就是大头了。

于是一人一驴,各怀心思,在院子里打的虎虎生风,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邹无言的鼻青脸肿。

邹无言听闻邹爹询问的是这件事情,免不了长吁一口气。按了按怀中的面饼,确定装的牢靠了,这才回答:“没有,爹,孩儿不曾打架。”

“没打架怎么会弄的鼻青脸肿的?无言,你可不能说谎。”邹爹面带怀疑看着邹无言,目光烁烁。

邹无言肯定的点头,并且伸出手指发誓。

他确实没和人打架,而是和一头驴,不过这件事情打死也不能说,就算说了也没人信。

狐涂涂靠着驴圈旁边的栏杆趴着,看着那一家三口,咧着驴嘴无声的笑着。邹无言脸上那些伤痕当然是她的杰作,谁让他年纪小小就不学好,先弄个媳妇出来吓狐不说,还随意的不经过她允许的情况下,单方面强制性的捏了她的咪咪,简直不可饶恕。

不过,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狐涂涂竟然还有点心疼了,暗暗后悔有点下手太重。不过邹无言发誓的样子还真好看,让她不禁想起转轮王那家伙。曾经他也那么和她发誓过,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

不是说人间一天,地府三日么?她这次轮回已经足足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那么地府那边是不是已经过去小半年了?

半年也,说长不长,说短却不短。不知道那家伙现在过的怎么样,是不是还说翻脸就翻脸的臭脾气。

用过饭,赏过月,邹爹和二娘进了屋子,邹无言照例给狐涂涂送了吃的。其实邹无言一直很好奇,为什么驴不吃青草,更爱吃窝饼。但他也知道问狐涂涂根本问不出答案,也只能罢了。

倘若狐涂涂知道邹无言的想法,肯定会内牛满面的告诉他:“姐不是爱吃窝饼,主要是你家没肉没骨头啊!”

月圆夜,团圆夜。

邹无言也进了屋子睡觉,剩下狐涂涂自己趴在那看着圆月,思念着家人。想了半天,狐涂涂悲哀的发现,她不知道该思念谁,除了之前刚刚想过的转轮王,她竟然一个朋友都没有。

“昂——昂——”狐涂涂站起来冲着月亮大叫。她终于知道狐山旁边那匹老狼为什么每到月圆的时候都会冲着月亮狂吠,敢情他也是个悲伤的主。

思念是糖,甜到哀伤。

文艺青年狐涂涂忧郁的学着咆哮派教主景涛哥哥的样子咆哮了两声,还不待她眼含热泪捧着心大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的时候,就听见二娘从屋子里啪的甩门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要死啊你!是不是最近少打你,你皮子紧了是吧?再鬼叫鬼叫的干脆把你杀了祭月!”

狐涂涂立刻蔫了,文艺青年霎时变成柔弱派的黛玉妹妹,低头流泪咬着下唇。只可惜狐涂涂那张大驴脸,流的是迎风宽面条泪,咬的是棉裤腰厚度的驴嘴唇……

满意的看着狐涂涂那副怂样,二娘转身啪的再次摔门进了屋子。不多时,灯灭了,留下一院子寂寞。

翌日傍晚。

邹无言满脸兴奋,连跑带跳的窜到狐涂涂的面前,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大声说道:“白尾,知道吗?我今天……今天竟然在阙师傅的手下支撑了十一招。你没听错,是十一招!”

狐涂涂正拉着磨,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对于邹无言的话也是无动于衷。对手本来就不强,才十一招,就把他臭屁的。

邹无言依旧兴奋的继续开口:“白尾,知道么?今天那些和我一起跟阙师傅学武的人都惊呆了,以往我们在阙师傅手下可是连一招都躲避不开的,可我今天竟然做到了,现在他们可羡慕我了。白尾,我决定了,以后每天等你拉了磨以后都要你陪我一起练武,早晚有一天我要成为最有本事的人!”

邹无言许是说的兴奋了,又可能是想狐涂涂快点拉完磨了好有时间陪他。二话不说跑去狐涂涂的身后推着磨杆,小黑脸憋的通红往前走。

狐涂涂轻松多了,迈着优雅的步子噶哒噶哒的往前走。这可是她画圈圈最轻松的一次了,这一轻松下来吧,就免不了浑身都放松,这一放松呢,就免不了把多余的废气释放出去。

于是狐涂涂惬意的张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前门敞开的同时**也没闲着,一个五谷玲珑旋风霹雳无敌大臭屁就这么崩了出去。

邹无言推的起劲,忽然一阵闷雷响声,随即他就觉的自己中毒了。惊恐的捏着脖子,邹无言踉跄着后退,一屁股摔倒在黄豆袋子上,颠了下躺在那一动不动了。

狐涂涂从来没想到她的屁竟然成了杀人凶器,这简直杀人与无形啊,就算福尔摩斯来了也查不出原因啊!不过狐涂涂发誓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本来她察觉到有气体往下走的时候就注意了,想要轻轻把菊花掀开一道缝隙,然后慢慢的、悄悄的、一点一点的把那股骚扰她肚子不安宁的气体释放出去的。谁知道那菊花在关键时刻和她开起了玩笑,竟然还拉响警报了,于是那股气体就这么随着警报释放了出去,形成了响屁。

都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但大概狐狸和黄鼠狼那个家伙本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狐涂涂这个屁既臭又响,直接把邹无言弄晕了过去。

狐涂涂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伸出蹄子踢了踢邹无言,不见有什么反映。又转过身撅着屁股用尾巴在邹无言的脸上来回扫过,依旧不见有任何的反映。

这可怎么办啊?让她去给他做人工呼吸么?她可是纯洁无比的处女狐啊,死活都不能做那件事情的,她那是要留给真爱之人的。

狐涂涂身上背着磨杆,也没办法太靠近邹无言,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邹无言终于闷哼一声醒了过来。

“太好了,你醒了!”狐涂涂高兴的问,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嚎叫。她有点尴尬的冲着邹无言呲着大板牙,鼻孔涨的老大,想尽量让她那张驴脸上的表情好看一些。

“死白尾,我好心帮你拉磨,你不知感恩不说,竟然还放屁害我。而且你竟然不知悔改,竟然摆出这么一副嘲笑的表情。我……我再也不要理会你了!”邹无言满脸委屈,吓得狐涂涂赶紧把鼻孔缩小,大板牙也被厚嘴唇挡上。

“你起开——”邹无言爬起来,狠狠的推了狐涂涂一把,夺门而出。

这……唱的是哪一出?狐涂涂愣了。她知道做错了,是想弄个好点的态度争取宽大处理,怎么反倒让人不愉快了呢?看来那些政策还真是害人不浅。鬼扯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全都是骗人的。果然应该加上后面那两句: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看着邹无言受伤的离开,狐涂涂这心里其实也不好受。她没想到一个屁竟然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虽然没造成血案,不过估计也不远了。

这两个多月来的相处,狐涂涂知道邹无言是说一不二的人,说不理会她了,那自然是不理会了。那么这就代表着她以后要吃青草,没有窝饼吃了。倘若不吃青草,那么她就会饿死……那么,这也算是造成血案的重要因素吧!

狐涂涂纠结了,闹心了,她挠墙、她捶胸、她一把一把往下踢身上的黑毛,可却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

看来,一切只能等明天。明天,她一定要和邹无言解释清楚。虽然她不会说话,但她还会写字,找根树枝叼在嘴里,写上几个字不费劲吧!

狐涂涂暗骂自己愚蠢,怎么早不想出这个办法来,那样岂不是早就可以和邹无言沟通了么?不过转念一想,狐涂涂又有点担心,真要是邹无言看到一头驴会写字,他会不会被吓死啊?

《妖狐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