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庆生平》庆生平展昭同人百度云 罗御 庆生平下克上

庆生平

现代言情连载中

《庆生平》由网络作家九尾青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玉堂,展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便知你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若非因为蒋四

|更新:2021-01-23 05: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庆生平》由网络作家九尾青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玉堂,展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便知你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若非因为蒋四

《庆生平》免费试读

“我便知你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若非因为蒋四哥坚持,才不让你上来!”琉璃兀自气鼓鼓道。

蒋平笑道:“邱家除了九命一线针,还有个江湖盛名便是邱家祖传秘方酿制的玉壶Chun,五弟三年前尝过一回便一直念念不忘,展兄今日可品着了?”

展昭一怔,失笑道:“不瞒蒋兄,展某今日里在邱家食不甘味,便是有玉壶Chun只怕也尝不出味来。”

琉璃闻言一怔,诧异道:“这是为何?难不成你吃了他的哑巴亏?”

展昭苦笑一声,将白日里邱老爷子的猜测一一照实说了。

一时之间除了展昭平静叙述外再无动静,便似那夜过的清风也带上了一丝阴冷。

听罢,琉璃吐吐舌头,庆幸道:“我便猜到那邱老爷子不对劲了。亏我跑得快。”

白玉堂冷哼一声,道:“我早看出那老东西实在不是个东西。”

此言一出,蒋平瞪大了眼:“你何时发觉邱万和有异?”

白玉堂懒洋洋道:“三针同施,却两般模样,外人道九命一线针手法高明,我却道他在行针上做了手脚。何况任氏一家醒来之后,众人皆叹他针法传奇,独他面无表情,却盯着猫儿寻思个不住,难道还不够有异么?”

展昭叹道:“展某虽曾留心白兄警示,也曾想事情了结之后再寻思个托辞一走了之,哪想到……”

“哪想到那老贼Jian猾,占尽便宜不算,还敢在事后道出实情并以为要挟?”琉璃笑而接口。

展昭苦笑一声,默然无语。

白玉堂道:“我最不耐的便是你这般迂,那老贼于此事之中,名声也得了,雪参也得了,三方之中就他占尽了各样便宜,又怎敢对外道出实情?”

展昭淡淡一笑,摇首不语,夜风吹过,拂起一派云淡风清。

蒋平蓦然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那老贼直白点出陷空岛之名,只怕是为了要挟展兄。展兄这般委曲求全,是为了保全陷空岛?”

此言一出,白玉堂尚一怔,琉璃却立刻明白了:“你是说展昭担心那老贼终于说出实情,邱任两家再起波澜不算,还引得江湖人误以为那所谓致人假死的奇毒是出自陷空岛,从而觊觎围攻陷空岛?”

白玉堂一震,盯着展昭道:“可是如此?”

展昭见隐瞒不住,只得承认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岛主夫人精通医理,擅长使毒,江湖之中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展昭只是以防万一。”

一时间三人默然,夜风呜呜吹过,竟似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其间流动。

良久,琉璃终于开口,有些不好意思道:“你这般委曲求全,倒让我无地自容。对不起,那时不该丢下你不管。”言罢自怀中掏出那十两银子给展昭,又道,“这钱还你。今次就当蒋大侠请客便是。”

展昭哈哈一笑:“琉璃姑娘太客气了。展昭生平第一次在此情此境,与一干相知好友这般畅快,这都要拜琉璃姑娘所赐,姑娘又何必这般与展某客气?倒是姑娘聪明机警卓尔不群,令展昭佩服不已。”

蒋平叹道:“展昭身在场中,难免当局者迷,而我们三人身处场外,场内情形尽在眼底,相比之下,蒋某却未发觉有异,倒让五弟与琉璃姑娘看出了不寻常。说起来倒是蒋某惭愧了。”

琉璃只得将银子又放回怀中,亦皱眉道:“也不能怪你。我实在事出有因。邱老爷子亮出冰针我便感到不安了。因这九命一线针在我们那里与一门传言之中的功夫颇为相像。那门功夫也是将冰块打入人体筋络血脉中随之运行,中者无不痛痒难当,生不如死,故称生死符。这功夫阴狠毒辣,得手又快,师门便将它列为禁术,严禁修练。故而我们只知有生死符,却无人知晓练功法门。”

展昭与蒋平极想自她口中多得知一些她师门之事,却又怕轻易开口惊动了她,只得由她继续说下去:

“那少总镖头全身痛痒难当,很明显就是生死符。既然是生死符,自然是邱老爷子只给少总镖头下针了。他明明只下一针,却醒来三个,别人不懂难道他自己心里还没个数?他这般设计,我自不敢在他面前与你扯上关系。不然以那老爷子的老Jian巨猾定然疑心上我。我又不似你们,在江湖中个顶个的名势登天,到那时被他拿些个乱七八糟的托词扣了下来,只怕想哭都没处哭去。”

琉璃说完,径自喝了一口茶,不再说下去。

蒋平与展昭相视一眼,正待再问,却见到白玉堂猛然站起,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

“五弟,你去哪里?”蒋平顿觉不妙。

白玉堂转过身,冷冷看了展昭一眼,道:“五爷最恨欠人情,尤其是欠这臭猫的情。待我将那邱万和宰了,还看他敢说些甚!”言罢白影翻飞,竟直向外跃去。

“五弟且慢!!”蒋平心急如焚,脱口阻止,却见夜幕之下一抹幽蓝身影一闪,轻飘飘地将白玉堂拦了下来,正是展昭。

展昭拱手道:“白兄少安毋躁,请听展某一言。”

“不必!”白玉堂冷言道,“御猫大人的这份人情在下欠不起。这就还了,以免将来不好说。”

“白兄!”展昭坚定拦住,道,“展某只因时制宜,从未想过甚地人情不人情。何况展某相信若是白兄遇此情形,便是为了开封府也是一般做法。又何必与展某计较?”

白玉堂冷笑一声:“欠了便是欠了,何必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的恐怕是你白五爷吧?”一旁清越冰凉之声冷然响起,却是一直冷眼旁观的琉璃。

白玉堂闻言大怒,转过身冷眼盯着琉璃:“你是何意思?!”

琉璃冷冷一笑:“大丈夫坦坦荡荡,施人恩惠固然应当豪爽,若是受了人的恩惠,也该大大方方认了,往后知恩图报才是。似你这般施得受不得,不是大丈夫所为。”

“你……”

“展昭一番好心好意,固然是为了保全陷空岛安宁,亦是为了江湖太平少起纷争。若依你这般胡来,无论你杀不杀得了邱万和,邱家都必不干休,如此一来,陷空岛岂能安生?”

“我白玉堂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陷空岛。”

“好个一人做事一人当!如今江湖之中,哪个不知你白玉堂是陷空岛的白五爷?何况陷空岛五义向来共同进退,一旦事发,你那四个哥哥又岂会撇开你不管?!你们五人共当责任,诺大陷空岛又该如何?先不谈陷空岛的家业,便是你们陷空岛上上下下指着陷空岛产业过日子的数百人等,又该如何?你一人闯祸,却害得诺大陷空岛今后再无安宁之日,白五爷这也能当得住?!”

一番话说得白玉堂哑口无言,登时怔在原地。

琉璃却不肯放过他,继续道:“再说展昭。他如此委曲求全为了陷空岛,你却出口伤他,还口口声声理直气壮说不欠他人情。依我看,实则是你心胸狭窄,欠不得展昭人情吧?你是真见不得展昭行事作风,还是见不得他处处强过你?”

此话虽有些说中,却也说得太重了。那白玉堂是最好面子之人,风华绝代,又狂傲不羁,何曾被人这般教训过?登时全身一冷,杀气腾腾地瞪着琉璃,掌心绷直,咯咯作响,随时可能一掌拍了下去。

蒋平与展昭不由一惊。

那琉璃却毫不畏惧,立起昂首与他直视,冷哼道:“白五爷若不爽快,与琉璃切磋一番如何?”

“好!”白玉堂冷笑一声,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别,怒道,“五爷今日里便让你瞧瞧,甚个是不自量力!”言罢反手一掌便向带着凌厉的掌风琉璃面门拍去。

“老五住手!”

“白兄且慢!”

蒋平与展昭惊呼一声,抢上前要救却已来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那琉璃即刻便要伤于白玉堂掌下。

一刹那间,琉璃身形微微一晃,躲开掌风,未待众人醒悟便已飘然落在另一处屋顶之上,清风朗月之中负手而立,朗声笑道:“五爷好功夫!”

这一闪身现出的轻功身法让展昭与蒋平心头一宽,禁不住喝了一声好。

白玉堂不由收敛心神,虽怒却也心下佩服,遂朗声一笑:“姑娘好身法。请了!”随即一闪身,轻飘飘地追了上去。

两人登时在屋顶之上缠斗了起来。

蒋平与展昭起初兀自担心,但看到后来却被渐渐吸引,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在月光之下缠斗身形。

白玉堂身法潇洒利落,功力浑厚,江湖同辈之中确属上上之辈、凤毛麟角。而琉璃虽在内力上略逊白玉堂,却胜在招式极其精妙,一招一式看似简单,却蕴含千变万化归于同一之道。一针见血偏又留有余地,柔和沉缓偏又毫无破绽,看似杀气腾腾偏又手下留情,看似云淡风清偏又切中要害,身法轻灵飘忽,却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半个时辰下来,白玉堂竟占不得她半点便宜。

一时之间,月光之下,屋檐之上,一白一紫两抹身影轻盈翻飞,往来交手,精彩绝伦。

“琉璃到底出自何门何派,展兄可曾见过这等精妙功夫?”蒋平实在舍不得将目光移开,茫茫然问一旁的展昭道。

展昭摇摇头,亦望着两人身影不放,叹道:“这等武功昭亦生平仅见,实在不敢妄自揣测。”

两人赞叹了一番,再也无心对话,只一心盯着场中缠斗的身影不放。

这边几番交手,白玉堂已知琉璃功力略逊于他,全是仗着招式精妙与身法轻灵才不

《庆生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