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邪医狂妻金牌驯兽师 小说目录 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君臣文

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的小说,是作者紫苓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苍云舞撇嘴,“而是麻不

|更新:2021-01-23 05:01: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的小说,是作者紫苓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苍云舞撇嘴,“而是麻不

《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免费试读

“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苍云舞撇嘴,“而是麻不麻烦的问题,我可不想将来收拾一堆烂摊子。”

苍飞鸿眼角抽了抽,怎么听这话满满的嫌弃啊!

苍云舞了解到自己想了解的,结束了爷孙的“悄悄话”。光有老爷子的护犊是不够的,拥有自己的实力才能够真正的站稳脚跟。例如原主,不就是死在了别人的算计下。

她从苍飞鸿那里知道苍家有一个藏书阁,果断去了那里。

藏书阁是苍家禁地,没有家主或者藏书阁守阁长老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擅入。

苍云舞刚走到藏书阁的院子,一股威压便从阁内扫了过来。

她站在书阁外,仰头看着挂在楼阁外面的黑底金漆大字,精神为之一震。

三个看似普通的大字,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意志差点的人会被字中的力量所慑。

苍云舞却没有半分失神,嘴角噙着自信的笑意,威压袭来时,她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腰板则挺得笔直。

苍飞鸿跟她说,守阁长老总喜欢用威压来考验入阁的年轻人,要是意志力差一些,也许守阁长老连门都不会让进。这些老东西,连一家之主的面子都不给。

阁楼上,响起淡淡一声“咦”。

随即,压在苍云舞身上的威压如潮水退去。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光线泄入书阁内,苍云舞微微眯起眼,却看不清阁中景象。

她没有犹豫,大步走了进去。

在她进去后,大门自动关上。

苍云舞环顾四周,贴墙靠着几排大书架,分门别类整齐摆放着各种书籍。

她不是先去找修炼的功法和心法,而是去看诸如《天启大陆录》的百科全书,盲目修炼是傻子之举,只有先了解这个世界,然后了解自己的身体,才能找到最合适自己的修炼之法。

看到她走向角落那一个书架,顶层阁楼里再次发出一声惊咦。

苍云舞在藏书阁一呆就是一日,看了一天书,终于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

她摸了摸肚子,刚才沉浸在书中没感觉,现在一停下来感觉肚子饿扁了,明日让丫鬟把食物送到藏书阁外。

她拿着书向外走,老爷子说过一楼的书是可以带出去的。

看到她捧着一本大陆传离开,隐在阁楼顶上的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这丫头难道不找修炼的功法?”

“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坐在上首,发须皆白的老者双目精光内敛,意味深长地说。

“龙长老此言何解?”坐在下首的长老恭敬且疑惑地问。

“此女一傻多年,听说今日刚恢复神智,想必懂的东西太少,能够先沉下心来了解这个世界,而不是急着修炼,你们以为如何?”

五个长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

“大小姐,那两个侍女逃跑了。”苍云舞刚出了藏书阁,便有人来报。

苍云舞愣了一下:“你说阿Chun和阿秋逃了?”

“是。”

“然后呢?你们眼睁睁看着她们俩逃走?”苍云舞斜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家奴。

“不是,我们有上去阻拦,没想到两人家里都有修为不错的帮手,我们被打出来的。”两人苦哈哈的说,还露出手臂给苍云舞看。

苍云舞瞥了眼他们手臂上的青紫,轻笑一声,“看来对方顾着苍家的颜面,没往你们两个脸上招呼啊。”

二人讪讪一笑。

苍云舞却忽然冷下脸来:“她们给了你们多少钱,让你们对主子阳奉阴违!”

二人闻言震惊地看向苍云舞,大小姐怎么会知道?

其中一人反应过来赶紧道:“冤枉啊大小姐,我们是真的打不过人家,你看看,这手臂上都是伤,还有身上也有,要不奴才脱下衣服给你看看?”

苍云舞嗤笑,面不改色地说:“好啊,脱吧!”

只是装装模样的那个家丁傻眼了,不是说傻小姐变正常了吗?正常的大家小姐会看一个家丁的身体?

“脱!”苍云舞脸色陡然一沉,厉声喝道。

家丁扭扭捏捏,倒似要被主人强的奴才。

“脱什么?”桀冷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苍云舞抬眼一瞧,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桀目光淡淡从她脸上扫过,落在两个家丁身上。

二人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随即像找到救世主一样向桀跪了下来:“桀少爷,大小姐要我们脱光衣服。”

桀只是盯着他们不说话。

两人没有得到回应,悄悄抬头看了桀一眼,这一眼差点儿吓破二人的胆子。

桀狭长锐利的眼睛利刃一般,冷酷十足,此刻正寒意森森地盯着他们。

苍云舞双手环在胸前,看着这两个狗奴才,心里憋着一团火,脸上挂着邪气的笑,“狗奴才,恶人先告状告到主子头上来了,很好。”

“很好”二字说得极轻,却像是极地里的寒风,能把人冻死。

桀侧眸,看向她。

苍云舞上前两步,给了一人一脚。

连两个狗奴才都敢欺负她!

有桀在场,二人不敢反抗,被她踹得在地上抱腿滚,哎哟哎哟直叫。

苍云舞恶心他们的装模作样,大喝一声,命人将两人拖下去,各打五十大板。

这件事传到苍飞鸿耳里,苍飞鸿大掌拍在桌上:“打得好!这些个狗奴才整日里欺负主子,不教训教训他们,都要爬到主子头上了。”

来通报的家丁话还没说完,听了老爷子不问青红皂白地称赞,嘴角抽搐了一下,只听老爷子又说:“看来小舞真的好了,嗯,我要去找老戚喝一杯。”

家丁把要说的话全咽回去了,没看老家主喜上眉梢的模样吗?傻子才去告状。

于是,小小的插曲一晃而过。

那两个被打了五十大板的家丁被关在柴房里,接下来几日,苍家的奴才经常听到从柴房方向传来惨绝人寰的叫声,简直像是受了十大酷刑一般,闻者颤栗。

苍飞鸿偶然听到,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家主终于过问了,跟在苍飞鸿身边的家奴精神一震,赶紧跟苍飞鸿报告:“回禀家主,是前几天惹恼大小姐的两个家丁,他们被大小姐关在柴房里。”

“哦,还没弄死吗?”苍飞鸿漫不经心地问。

打了满满几页腹稿准备倒吐苦水的家奴登时风中凌乱。

老家主您要不要这么护短!大小姐这几日恶行连连,苍家上下,都被吓傻了好么!

《邪医狂妻:金牌驭兽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