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活在角落里》活在阴暗角落里的人 18禁 活在角落里耽美狼

活在角落里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活在角落里》是书一凡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聂远,李琳,书中主要讲述了: 龙飞在北京的发展,正如他规划的那样,从郊区到市里

|更新:2021-01-20 10: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活在角落里》是书一凡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聂远,李琳,书中主要讲述了: 龙飞在北京的发展,正如他规划的那样,从郊区到市里

《活在角落里》免费试读

龙飞在北京的发展,正如他规划的那样,从郊区到市里,从国企到外企,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目标迈进。工作条件一个比一个好,待遇也是一天比一天高。对于只工作三年多的龙飞来说,他的职业发展是成功的,并为此感到庆幸。有时候他会觉得除了自己的感情,他整个人生都是那么顺利。虽然很低,最初只是个农村的种地娃,到后来读高中上大学,然后来北京工作……发展曲线一直是朝上走的,这就够了。

离开原来的单位,龙飞不得不搬离那个曾经一下雨就噼里啪啦响不停的简易房。他四处找着房子,也是工作之后第一次面临花钱租房子的情况。最终,龙飞在一个80年代的老小区租了一个小房子,屋里还是水泥地,蟑螂四世同堂。即使这样,他也觉得比当初住简易房强太多了。

搬家那天,聂远一块儿跟了来。看着龙飞终于有了自己独立的空间,还调侃了几句。

“下次你就不用去酒店开房了,骺贵的。”

“我倒是想呢,问题是和谁去开啊,现在又孤家寡人了。”

“你年轻轻的着什么急?”

……

龙飞并不着急结婚,但是他害怕孤独,那种心灵上的孤独。幸好这段时间,路子清经常时不时的出现,既像是来安慰龙飞,又像是来安慰自己。龙飞刚搬新家的第一个周末,路子清就早早跑来了。

对于家境优越的路子清,还是第一次来这么破的楼房。但是,她似乎并不嫌弃,只是有些替龙飞担心。

“这栋楼太老了,一进楼就有点阴冷的感觉,你能住习惯吗?”

“开玩笑,天天闹老鼠的房子我都住过,住这里还有什么不习惯,不比简易房强多了,连聂远都说不错,至少不用带女孩到处开房了。”

“我呸,跟聂远那个老男人你算是学不到好。”

“你怎么样了,和那个高傲的男子?”

“什么怎么样了?那次吃完饭就没怎么联系。”路子清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幸亏你帮忙,可能觉得是没你帅自动退出了。”

“哈哈,你终于说了句中听的话。”愣过神儿来的龙飞马上补充了一句,“你这是拿哥当挡箭牌,故意搅黄这次相亲是吧?”

“哼,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

正处风华正茂年纪的龙飞和路子清,都处于感情的空窗期。可是,聂远这个路子清口中的老男人,却是枯木又逢春,让两个年轻人佩服的都不能用五体投地来形容。。

经历过几轮筛选,聂远最终还是在当时一个很著名的婚恋网上找到了李琳——京城律所的律师。对于两个大龄青年,聂远和李琳并没有在网上聊很久,直接约了见面聊。他们知道网上的东西太不真实。

第一次见面的地点是李琳选的——星巴克。因为她觉得星巴克是“小资”经常去的地方,刚好适合自己的身份。聂远不喝咖啡,所以更喜欢把约会的地方选在簋街或者其他中餐馆,边吃边喝多惬意。格调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第一次约会居然聊得还可以。

“你好,是李琳吗?聂远。”聂远根据照片推断着坐在靠窗位置的女孩应该就是李琳。

“你好,对,我是。”李琳也认出了聂远。

接下来,两个人在非常友好的氛围下再次互报了家门。聂远之所以能选中李琳,是因为他觉得李琳是个比较知性的女人,一个律师,有房有车。这比他在月色认识的女孩要高几个档次。李琳之所以能够选中聂远,也许是觉得聂远比较成熟,多了一份阅历。

在刚认识的第一天,聂远就去了李琳家。之后,聂远紧步龙飞的后尘,也搬离了那个简易房。只是,他比龙飞要幸运,直接搬去了李琳的家——一个只有四五年房龄的新小区。瘫在李琳居然之家买来的上万元的沙发里,聂远大有一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他再一次确认自己和前妻离婚是对的,至少再也不用看她们家人脸色活着了。现在的李琳,不仅在四环边上有一套房,在通州还有两套刚刚付完首付款的房子,车子也是新买的。连聂远自己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她会找上自己。

但是,这确实是真的。两个人不但真的在一起了,而且天天你侬我侬的腻在一起,从不设防。所以,仅仅过去两个月,聂远就告诉龙飞他要结婚了。

“我要结婚了。”

“你开玩笑吧?和谁?”龙飞吃惊地问,他觉得这不是聂远的性格。

“和李琳啊。”

“你们不是才认识两三个月吗?”

“对啊,那怎么了?遇到真爱第二天结婚的都有。”

“别扯淡,你不是说爱情都是扯淡吗?怎么今天还谈起真爱来了?”

“李琳怀孕了。所以,我们就打算这个月就把婚礼办了,下周回西安领证。”

龙飞无语。

“你给做伴郎啊。”聂远不忘最后补充一句。

“我做不了,没有西装领带。”龙飞想拒绝。

“不用打领带,穿个衬衫就行。”

……

聂远的婚礼比刘能的婚礼还是要高一个档次。虽然,李琳也只是个外地人。婚礼上,宾朋满座,主要是女方的朋友和同事。龙飞没有想到,一个律师,人脉关系却非常的不简单。用李琳自己的话讲,他们的那个圈子靠的就是人脉。龙飞看着各种老总老板轮流递上厚厚的红包,再看看聂远这边的朋友,每人200元薄的像纸片的红包,开始不禁担心起聂远的未来。这也为聂远与李琳婚姻的破裂埋下了伏笔。

简单的婚礼仪式过后,龙飞端着酒杯陪在新郎新娘身后一张张桌子敬酒。这也是他第一次履行一个伴郎的职责。

“姐夫,找了我姐是你的福气,以后你要对她好点。”

“行啊你,我们律所的一朵花插你身上了。”

“你小子占大便宜了,我们李琳有房有车的。”

……

聂远只是张着嘴笑着,“是的是的”、“我会的”……然后就是一杯酒一杯酒地喝着,几张桌下来,舌头明显得长了。看得出来,他虽然勉强陪着笑,心里却很压抑。在外人眼里,他找李琳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李琳条件这么好,聂远只不过是个刚离婚来北京还住简易房的北漂。经历再多的男人,被人当众打脸也会觉得疼。

婚姻结束时,聂远早已是酩酊大醉。李琳和几个朋友把他搀到车上,直接回了李琳的家,剩下龙飞和路子清帮着和酒店交接。

“我觉得聂远有点悬。”路子清对龙飞说。

“我也有同感。我不喜欢太现实的婚姻,他们两个人都太现实了。在他们身上我看不到爱情,看到的只是赤裸裸的务实。”龙飞第一次这么认真和路子清说话。

“关键是你既然务实就得接受大家的白眼。聂远明显没有做好准备,要不今天能喝成这样吗?”路子清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你一个小屁孩看得还挺清楚。”龙飞看着眼前的路子清,突然觉得她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成熟得多。片刻的愣神儿后又继续说,“我正是替聂远捏了把汗啊”

“聂远是个老男人,应该能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随他去吧。别说他了,说说你。”路子清看着龙飞。

“我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穿这一身很帅?”

“你别说,仔细一看绝对带得出去。别岔开话题,又有新女朋友了吗?”

“什么叫又,好像我多花痴似的?”

“你这可儿明天朱莉的,还不是花痴?”

“咱能不拿哥的两个伤口轮流戳吗?”

“哥哥,咱下次找个靠谱的女孩啊,别让让我替你操心。”

“别说了,再说我该哭了。”龙飞一副假装要流泪的样子。

“乖了,不哭不哭。你要实在不行我收了你也行。”子清像大人抚摸小孩一样抚摸着龙飞的头。

“起开,小屁孩。”

“切~”

每次和路子清在一起,都让龙飞觉得特别轻松,就像和林可儿在一起一样。他不需要担心自己表现不够好,也不用说话小心翼翼。那种感觉说不清楚,但很舒服。

李琳看着醉得一滩烂泥似的聂远,把眉头皱得紧紧的。有那么一瞬间,她自己都怀疑为什么当初会选择聂远,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男人,正如酒桌上朋友说的那样,聂远根本配不上自己。现在,木已成舟,想什么都晚了。回到客厅,李琳就开始看着今天的礼单,然后一遍遍数着红包里的钱,越数越觉得有气。

大醉的聂远一觉睡到天黑,迷迷糊糊睁开眼,起身来到客厅。李琳盯着电视,并没有看向他。这一个婚礼,让两个人心里都憋了一口气。

“晚上吃什么?”聂远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不饿,你自己想吃什么吃什么。”李琳依旧没有看聂远一眼。

“你怎么了耷拉个脸?”聂远看到李琳的样子,憋在心里的火也往上冲。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看看你今天这个样子,真是把我的人全给丢尽了。”李琳边说边抖着身边的礼单,“你再看看你身边朋友的份子钱,再看看我的。”

“你多牛逼啊,在你的那些朋友面前,我就是那瘫牛粪。”

“有时候我觉得你都不如那瘫牛粪。”

……

《活在角落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