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仙侠之无上妖皇》穿越仙剑之妖皇系统 SM 仙侠之无上妖皇平胸小受文

仙侠之无上妖皇

现代言情连载中

阳邵雪新书《仙侠之无上妖皇》由阳邵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贺雨楼,师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却不想掌管炎峰的师父一等瑶台比试结束后就申明要收

|更新:2021-01-13 05:02: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阳邵雪新书《仙侠之无上妖皇》由阳邵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贺雨楼,师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却不想掌管炎峰的师父一等瑶台比试结束后就申明要收

《仙侠之无上妖皇》免费试读

却不想掌管炎峰的师父一等瑶台比试结束后就申明要收花葬玉为内室关门弟子,而花葬玉在偷偷的看了眼段子书后见他表情冷冷的目视前方,即不是在看自己,也不是在看场内的任何人,心里升起股难受之感,难道他来瑶台看比试不是来收徒弟的吗?还是说只是来看看。

虽然她不太喜欢炎峰的师父,但是这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接近段子书的机会,思量了会后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内室关门弟子有那些特权,第一虽然在名义上是四峰的弟子,但事实修炼是比较自由的,你可以接受祖师或者仙尊的教导,当然前提是他们愿意教导你才行。

第二就是出入自由,没什么太大限制,而且自己愿意的话还可以收徒弟。

第三就是成为内室关门弟子的人可以得到特别对待,包括专属修炼房,丹药,法宝等等。

第四就是可以外出打妖怪,获得山界以外的法宝丹药等等物品不用全数上交,可以自己留着,这也就是为什么太白山的弟子都想成为内室关门弟子而名额只有四个的原因,要是太多名额就会失去控制,对太白山来说就不好了。

当然本来就出自炎峰门下的上官玊自然而然的是他囊中物,没人敢跟他要这个人,最让其他人迷茫是他为什么会收第五名为内室关门弟子,首先问出这个话的就是甲峰师父。

“炎,你怎么不收第一名为内室弟子?你不收我可收了,你们都不要跟我抢。”他似笑非笑道。

甲峰师父口中的第一名就是程仙儿,至于贺雨楼为什么不是第一名原因就在于她的灵力没程仙儿的强。却不想他此话一出岚峰师父就恼了,面如冠玉的脸上尤生了一股悻然之火,低沉道:“甲老儿,我峰的徒弟你也敢收,怕是想跟本峰主比划比划了。”

甲峰师父头冒黑线,似乎忘了程仙儿是岚峰弟子,连忙陪不是,“岚师弟,你不要那么凶吗,师兄我一下忘记那是你徒弟了,这样算起来的话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个贺雨楼小丫头了。”他看着贺雨楼说:“这徒弟总不会有人跟我抢了吧,她可是出类拔萃的外室弟子,这徒弟好,长得也可爱,我的了。”话落,一个象征内室关门弟子的腰牌搁在了贺雨楼眼前。

贺雨楼看着腰牌上那个耀眼夺目的“甲”字好一会,心里想的却是自己按照约定成为了内室关门弟子,那待会仙尊会送什么样的东西给她作为师徒的见证呢?会是个写着“仙”字的腰牌吗?

恍惚间,在她身旁的君墨琛推了推她,又在她耳边低语,“小楼楼,你在发什么呆呢,甲峰师父人可是很好说话的,你跟着绝对不会吃亏,快接啊。”

贺雨楼这才回过神来,偷偷的看了眼段子书那张冷寂的面孔,竟然在他的眼睦里看到了“担忧”的神情,是自己看错了吗?向来都是遥不可及,神圣不可侵犯的仙尊竟然会有那样的眼神,他担忧,他担忧什么呢?是怕自己失约收了甲峰师父递来的腰牌吗?

可自己不会,绝对不会,她好不容成为了内室关门弟子,虽然可以接受仙尊的教导,但是比起那不明不白的教导她更想要名副其实的师徒之间的教导。

“对不起,甲师父雨楼不能成为您的徒弟。”贺雨楼咬了咬下嘴唇,拒绝了甲峰师父的腰牌,“嘣”的一声双膝跪地,众人见状都是一恁,她是不是疯了,只有师父不要的徒弟,哪有徒弟不要师父的,就算甲峰师父再好说话也不能让自己颜面扫地啊,哎,她惨了!

“哦,你说说为什么不拜本峰主为师?”甲峰师父倒是坦然。

“因为,我要拜仙尊为师。”贺雨楼紧咬下唇,怔怔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她之所以没有说出跟段子书之间的约定,那是因为她不想被人误会,不管是误会自己还是仙尊,她都不想。

“哈哈……小丫头,这种事你还是不要想了,仙尊可不会收……”

甲峰师父话音未落,就见一只白皙如玉的手将一个通体洁白无瑕的白玉丝带递搁在贺雨楼面前,低声道:“做我的徒弟可不会轻松,你有准备?”

贺雨楼面露微笑,心里的喜悦却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坚定道:“回师父,弟子有准备。”

众人这下更加惊讶了,包括玉掌门左阁,他虽然知道贺雨楼有段时间在段子书梨园养伤,但是段子书等她醒过来后一直跟自己下棋,而且从他下棋的路子来看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是那样淡定自若,胜券在握的样子,也没有提起任何关于收徒弟的话,就是这次参加瑶台比试也是因为打赌赢了他叫他来的。

虽然以前自己跟他下棋的时候不是他赢就是自己赢,只是那日不同,他突然说要跟自己打赌,说我若在五局内让他输两局他就答应我一个条件,而我见他整日待在梨园一个人无聊,况且自从六百年前那次大战后就没见他参加过弟子在瑶台比试,所以就拉着他来了,难道他早就料到自己会跟他提这个要求,所以才输给自己?

不可能啊,从下棋的路数来看他可是一点谦让的意思也没有,以自己对他的了解就更不可能为了收一个徒弟而输给自己,现在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师弟恐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而这是还跟这个叫贺雨楼的小丫头有关系。

不过贺雨楼这个小丫头身上那颇为诡异的气息不知道会不会给他的师弟带来什么不幸,但眼下也只有静观其变了,希望他的师弟比他眼深,不要知道是错却还是一意孤行。

君墨琛跟程仙儿早就听贺雨楼说过自然没有其他人震惊,但在段子书递给贺雨楼白玉丝带的那瞬间还是没能耗住,他们没想到这会是真的,上百年来都是孤寂一人的仙尊,好似与世隔绝的仙尊没想到竟然破天荒收徒弟了。

花葬玉看着心里又是气又是恼,又是她贺雨楼,她贺雨楼究竟那点好了,凭什么仙尊要收她为徒弟,她不过是侥幸赢了自己一回而已,凭什么。

贺雨楼心下暗喜,微微低下头,段子书轻轻的将白玉丝带系在了贺雨楼的头上,皓白的白玉在贺雨楼的额间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就好像海水一样,还给贺雨楼可爱的脸上添了分俏皮。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在接受段子书白玉丝带的时候,一场狂风暴雨也已经在那一刻悄无声息的接近她了。

段子书慢慢的将跪在地上的贺雨楼扶了起来,说:“贺雨楼,以后你就是我段子书的关门弟子了。”

贺雨楼受宠若惊的仰视了他一眼,发现比自己高了半截的仙尊,不,现在应该是师父了,比自己高半截的师父是那么出尘高雅,叫人不敢亵渎,又那么的冷峻恺侧,叫人感恩。

突然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嗖”的一声窜到了贺雨楼怀里,探出个小脑袋对段子书说:“仙尊,既然你已经是姐姐的师父了,那就是我夭夭姐姐师父,以后我们是不是住一起啊?我是不是也算太白山半个弟子了?”

段子书看着夭夭,浅浅的“嗯”了一声。

“噢耶,太好了,以后我就不用再躲在花海里了,这一年来可把我憋坏了。”夭夭长吐了口气,然后转头对贺雨楼说道:“姐姐,等会你给我做糖人好不好,我们吃糖人庆祝。”

贺雨楼微笑点头。

糖人。贺雨楼因为跟阿坤师傅学习做菜的时候发现阿坤师傅还会做糖,于是跟他请教了做糖人的方法。

学了后她才知道原来糖人是由多种甜甜的东西做成的,像白糖、红糖、蜜蜂都可以做,只是要把他们磨成浆糊,然后制作形状再等它变干就好了,适当的还可以添加些水果酱进去,这样就有酸酸甜甜的味道了,而夭夭最喜欢吃的就是苹果味的糖人,具体原因恐怕只有小狐狸自己知道了。

今日拜师就到此结束了,贺雨楼从狗属宫一下搬到了梨园,而云掌宫还为她搞了个什么欢送会,说自己有多么多么的不舍得,但是师叔竟然是仙尊的弟子,那么他也不好留,只是希望贺雨楼能在仙尊面前不要说他坏话。

贺雨楼说:“竟然你叫我师叔了,我大人有大量,自然不会打你的小报告,不过以后你要是在欺负其他狗属宫弟子的话,我决不会轻饶你。”

“师叔,这你放心,我云青山对师叔发誓绝不会在欺负师弟师妹们了。”云青山半弯着腰,卑躬屈膝道。

“这就好。”贺雨楼鼻子一亨,真够爽的,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

“师叔,以后有什么需要弟子效劳的地方尽管吩咐,弟子一定肝脑涂地替你办好。”

“这个……”贺雨楼拖着下巴踌躇了会,接道:“师叔我不会让云掌宫你闲着的,有事我就会叫你。”

哈哈……没想成为仙尊的弟子还能收到个狗仔,真是双喜临门啊!

好事来临真是挡也挡不住,哈哈……

《仙侠之无上妖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