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章锦》九章资产幻方量化 君臣文 九章锦章节列表

九章锦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九章锦》是光环嘟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桑厘,顾庭,书中主要讲述了: 明萨和护元相处了一月有余,为他把花园打理的井井有

|更新:2021-01-10 10:01: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九章锦》是光环嘟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桑厘,顾庭,书中主要讲述了: 明萨和护元相处了一月有余,为他把花园打理的井井有

《九章锦》免费试读

明萨和护元相处了一月有余,为他把花园打理的井井有条,之前那些容易凋谢的奇珍花草,如今也都盛开的繁茂浓艳。

明萨无意间,曾提起她以前游历西域的事,护元便央求她给自己讲故事。

西域对世人来说,一直是一个遥远神秘的地界,那里地域辽阔,景观殊异。

那里有绿林环绕,有水草丰美,还有田畴果园,驼铃悠悠。那里还有高山险峻,有沙漠纵横,还有冰川尽泄,河谷婀娜。

有热情洋溢的歌舞,垂涎欲滴的瓜果,还有稀释罕见的玉石……民风多情,物产奇异,怎能不令人心生向往,想要一探个中奇妙?

护元武功高深,或许还智慧非常,但他毕竟长年深锁孤岛,对外面的世界十分好奇。

明萨的存在,是护元的陪伴和安慰。

也许护元从未想过,突然有一天,会遇到这样一个爽朗率直的丫头,每天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给自己解闷,让他这颗孤寂的心,可以寻求一些慰藉。

而这一个月之中,菀陵也没有闲着。

十五年前心眉死后,青城灵树的长势,便成了未解之谜。

虽然菀陵能够确定,那棵灵树失去了灵力,并且结出一颗蓝色灵珠。但灵树是彻底枯死,还是那灵珠仍能栽种出新的灵树?

十多年过去了,新的灵树是否已经复苏?这些都是菀陵人所担心的。

多年来,派去青城打探的线人们都一去无返,灵树情势之谜,从未破解。

而这次,菀陵要派去一探青城的勇士,是凌霄阁行列第五的冠军侯——仍述。

仍述虽不是菀陵高贵子弟,但却是弱冠封侯,名噪一时的大人物。

他十七岁时,被菀陵战功累累的赤秦赤将军收入麾下。在军中的日子里,仍述表现出超出凡人的武力和军事谋略,他从最底层士兵做起,一路攀升。

二十岁时率八百勇士横越西域,深入西域大漠千余里。

以一个西域小国为落初文学,一国一国打下去,将多年来,在菀陵边境滋事纷扰的西域各国,扫荡一遍,使得西域人闻其名而丧胆,畏为神明。

一位二十岁的少年领军就如此凶悍,可想菀陵该有多少熊罴之士,从那以后,再不敢与菀陵挑起事端。

仍述荣耀归来,登凌霄阁,封冠军侯。

……

探秘青城,此行艰巨,仍述必会遇到艰难险阻,祸多福少。

他领命出去后,尊主万孚便一声叹息。

辅佐在侧的纵灵师,看出万孚尊主的不舍,问他为何如此看重这个小子。

万孚说仍述很像他年轻的时候,跃青马,挥金鞭,豪气轻狂。

纵灵师意欲安慰尊主,便说,若仍述不经过艰巨任务的洗礼,将来他也没有资格,去跟顾庭一较高下。

尊主点头默认。

仍述的践行宴,尊主没有去,打算让几个年轻人好好聚聚,他如果去了反而拘束。

践行宴上要提到的,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稷候顾庭,一个是老尊主的孙女桑厘。

他们二人平时和仍述要好,桑厘一进仍述的门便皱着眉头,瘪着她的樱桃小嘴,小碎步踩得频频作响:“这个尊主叔父也真是的,为何差你去办这么危险的差事?”

仍述听完笑了,调侃道:“美人皱眉也别有韵味啊!”

桑厘听完不由扑哧一笑:“你这舌头真该割了去,整天没个正经。”

“那我此去青城,不正遂了你的愿,也许回来舌头就没了!”仍述坏笑着撇嘴。

桑厘听完,似乎是被他不吉利话吓了一跳,忙让仍述呸呸呸,玩笑话算不得真的。

说完又看向一旁一直微笑,看他们斗嘴的顾庭,让顾庭说教说教仍述,哪有他这么口无遮拦的。

一般人看来,仍述和桑厘这般打情骂俏,似乎是对小情侣,其实不然。

别看这位年轻有为的冠军侯仍述,武艺超群,战功显赫,但他下了战场,却总是一副潇洒不羁,玩世不恭的嘴脸,桑厘跟他聊不到几句,就被他调侃到想要揍他。

而且桑厘早已有了心上人,这是后话。

桑厘今天来为仍述践行,是出于朋友的关心,而且是真心实意的关心,仍述当然知道。他同样深知此行的危险,但又能怎么样,这不正是自己再高升一步的绝好机会吗?

“好啦好啦,”一旁的顾庭从容浮一大白,然后放下酒杯道:“以往那些勇士,跟仍述怎可相比?我倒很相信,他会顺利归来。”顾庭说着斟了杯酒,再举起杯,与仍述眼神示意,一饮而尽。

他当然也是担心仍述的,仍述此去,不仅要打探段流是否还在世,还要设法接近护元长老,探得灵珠是否还在他手上,还是又栽种起了灵树。

任务着实重重困难,可是尊主之令已成事实,现在还说丧气的话有何用。

而且这件事,总要有人去做。

仍述已经是菀陵青年才俊中,数一数二之人,如若他也未能全身而退,那不知菀陵日后要作何打算。

顾庭一直是万孚尊主的左右手,资质出众,沉稳干练,且能顾全大局,他也为菀陵的未来而担忧着。

“是啊是啊,我也宁愿相信你会搞定,”桑厘还是嘟着嘴抱怨道:“不过总觉得尊主叔父挑谁都行,偏挑你去!”

“不挑我,挑你家赤恒去,你就舍得?”仍述说完自己便笑开了,顾庭也笑起来,桑厘便捉着仍述的衣袖,使了劲儿地捶他。

赤恒乃是桑厘青梅竹马的玩伴,是上文提到的,收纳仍述参军的赤秦将军爱子,也是老尊主临终前,有意将孙女许配之人,那两个才是一对真正的欢喜冤家,这也是后话了。

明萨在青城的这一个月,刚好也是仍述,接受严密培训的时期。

青城地貌风俗,礼仪关系,他统统都要掌握,而他来到青城的假身份是鼎界商人,鼎界的风俗,他也需要熟记。

不像明萨来青城时漫无目的的游逛,仍述一开始,就瞄准了那座孤岛,他要想法设法接近护元长老。

无奈孤岛被武力封存,他无法靠近,于是他时常晃荡在皇城周边,伺机行事。

皇城附近有一个花草铺,在招纳养护花草的护工。

仍述从那里伙计口中听说,不久前,这里发生过一件怪事:花草铺的一个西域伙计,被一个经常光顾铺里的疯癫老头掳走,至今未回。

最初仍述只是听个新鲜,并没有在意,也没联想到,这事与护元长老有关。

可是有一天,仍述在花草铺旁边的小店吃饭,却听见了铺里的一阵喧哗。

那些伙计们似乎很开心,仔细听去,原来是那个被掳走的伙计,回来了。

仍述朝铺里看去,只见一位清秀的少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一同站在花草铺里。那些伙计,围着那个清秀少年须常问短,看来就是这个白发老伯,掳走了那个清秀少年。

这老伯的武功功底,瞬间引起仍述的注意。

他步履凝练,气息悬浮,直入无察境界。此人是个高手,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仍述想。

《九章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