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梵花一梦》繁花一梦 同志 梵花一梦XXOO

梵花一梦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梵花一梦》的小说,是作者柳影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深夜,梦梵凭窗望向太子正殿的方向,心中哀婉牵肠,她既为太子现下的处境,被废的未来忧心忡忡,又感叹道昨夜自己还在信誓旦旦地祈求要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6 18:03: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梵花一梦》的小说,是作者柳影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深夜,梦梵凭窗望向太子正殿的方向,心中哀婉牵肠,她既为太子现下的处境,被废的未来忧心忡忡,又感叹道昨夜自己还在信誓旦旦地祈求要陪

《梵花一梦》免费试读

深夜,梦梵凭窗望向太子正殿的方向,心中哀婉牵肠,她既为太子现下的处境,被废的未来忧心忡忡,又感叹道昨夜自己还在信誓旦旦地祈求要陪在太子身边,不想只是一日,就劳燕分飞,愿望渺茫。

猛地又想起在自己怀中死去的翠儿,更是思绪万千,想到自己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虽然都是有惊无险,却也让自己心有余悸。

也许窦瑾萱和杨勇注定此生是有缘无份,也许有些人惊艳时光的相遇就注定要有痛彻心扉地别离。

眼泪不知不觉滑落在了衣领上,梦梵守在窗前,心中默默吟诵起窦瑾萱摘录的曹丕的《燕歌行》。

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

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

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第二日一早,春兰来报:“窦姑娘,云溪馆的彩儿来报,说是云昭训想请姑娘临行前到馆内一叙!”

蜜儿撇撇嘴,“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怕是没安好心,小姐最好不要去!”

梦梵也觉得好奇,但转念想到未来陪着太子身边的多是云巧儿,同她嘱托些事也最为合适,于是笑了笑,回复春兰道:“你告诉彩儿,我稍后就去拜访!”

见着蜜儿一脸不悦,梦梵走上前刮了刮蜜儿的小鼻子,“我有事要嘱托给她,必须要去一趟!”

梦梵同蜜儿来了云溪馆,一进厅堂,云巧儿就起身相迎,双手拉住梦梵的手,“姐姐能来真是太好了!你我姐妹一场,现下你要离开,我实在是舍不得!”

梦梵勉强地笑了笑,落座后,云巧儿终于扣入正题,“听闻皇后娘娘因为太子殿下与秦王争执之事召见姐姐?”

蜜儿见她纯粹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当下瞪圆了眼睛怒视着她,云氏也不以为意,梦梵回道:“正是呢,不过好在因祸得福,被皇后娘娘收为了义女!”

“是啊,好在皇后娘娘贤明,要不姐姐可就危险了!”接着,云巧儿叹了口气,“这太子妃果真心胸狭隘,平日里总是向皇后娘娘告我状就算了,不想连姐姐她也牵扯进来!”

看着云氏一脸幽愤,梦梵真是有些无可奈何,她笑了笑道:“想是妹妹错怪太子妃了,她就算再善妒,也不会拿太子的前程开玩笑,去将他们兄弟之争禀予皇后,此事另有别有用心之人!”

云巧儿一脸惊异,“可是与昨夜传闻的奸细有关?”

梦梵点了点头,满目恳切地起身走到云巧儿身边,“今日我就要离开,东宫之中,奸细不止昨夜抓住的那几个,他们幕后之人是想要害太子殿下,妹妹既然与太子已是夫妻,又有了长宁王,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望妹妹不要太在意这后宫之争,多多提防藏于太子和你身边的小人,多劝诫太子戒奢戒躁,更要为未来有可能发生的突变多做准备!”

云氏觉得梦梵有些太过杞人忧天,但见其言辞诚恳,便连连点头答应。

正在此时堂外传来一男子的声音,“现下太子都多久没来云溪馆了?为父的话,你总是不听!”说话间,一中年男子大步进入厅堂,他一脸世故,看到梦梵和蜜儿也在馆内有些意外,但很快笑道:“你就是宴席那晚献歌的窦姑娘吧!真是个顶顶标志的人呀!早前你与巧儿交好,我一直忙着生意却未曾见过!不想今日却有机会一见!”

提起宴席,梦梵猛地想起此人就是向太子进献美女的云定兴,只得陪笑道:“见过云伯父!瑾萱今日是特来向云昭训辞行的!”

“窦姑娘要走?”只见云定兴眼珠转动,一脸可惜之情,“我瞧太子殿下有爱慕姑娘之意,为何着急离开东宫呢?你与巧儿本来就是姐妹,更可以如娥皇女英般侍奉在太子殿下左右,他日太子登基,你们也可同享荣华富贵!”

那日听阿五说云定兴这样的父亲少见,今日一见果真是让梦梵大跌眼镜!

云巧儿瞪了云定兴一眼,幽幽说道:“爹爹真会说笑,皇后娘娘已经收窦姐姐为义女,怎么可能再嫁给太子?”

云定兴听闻,连连摇头,“可惜呀!可惜!”

云巧儿将云定兴拉扯到一边,“爹爹,前来是所为何事?”

云定兴对着云巧儿笑眯眯地搓了搓手指,云巧儿叹了口气,对着身边彩儿道:“把前一阵子得来的珊瑚串拿给老爷。”

云定兴笑笑又道:“前几日,你母亲看到洵阳郡公的夫人带了一对白玉手镯,据说价值不菲,你母亲真是好生羡慕!”

云巧儿眉头微皱,摸了摸戴在手上的白玉镯,“怕不是我母亲想要,是爹爹你想要吧!这白玉手镯我不能给你,我那里有一对翡翠耳环,也是价值不菲,让彩儿一并拿给你吧!”

云定兴听闻甚是不满,吹鼻子瞪眼道:“早前若不是我,你与太子能有长宁王吗?你能有如今的富贵吗?现下一个玉镯也不肯孝敬给你爹爹!”

云巧儿示意云定兴小点声,当下气怒取了手镯递给了云定兴。梦梵和蜜儿见此,真是大眼瞪小眼,觉得甚是尴尬,只得起身向云氏告别了。

梦梵和蜜儿还未走出厅堂,就听得云定兴抱怨道:“我要这些也不是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给太子殿下,搜罗奇珍异宝所用,我这样费尽心思讨好太子殿下,不都是为了他日你可以做上贵妃的宝座吗!”

云巧儿看着梦梵她们出了厅堂,回望了一眼自己振振有词的父亲,也不言语,生着闷气。

彩儿将东西交给云定兴,劝解道:“老爷勿要生气,实在是那玉镯是太子亲手送予昭训的,昭训这才很是宝贝。要不平日里,老爷看上的哪样宝物,昭训没有给老爷呀!”

云定兴见梦梵她们已经走远,厅内也没了外人,一脸得意道:“先前你还百般不愿,现下却对太子动了真情,将玉镯视为宝贝,但你可知感情可是最无用的,人活于世,重在逐利、随势而走!”

出了云溪馆,不等梦梵感慨,蜜儿却先叹了口气,“终于知道恶人自有恶人磨了!云氏摊上那么一位父亲,也真是够惨的!”

梦梵点点头,想起自己的父亲,之前还一直抱怨他除了工作,就一心扑在象棋上,对家里的事情不管不问,但相比云氏的父亲,自己的父亲还是靠谱多了!

《梵花一梦》 免费阅读章节

《梵花一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