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反派师兄要逆天》反派师兄要逆天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反派师兄要逆天XXOO

反派师兄要逆天

仙侠奇缘连载中

《反派师兄要逆天》作者:舒斜,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江夫人,江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许是居于诸方面的考虑,二人将神木之事告诉了其他兄弟。 最终,兄弟几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决定以假乱真,将神木偷出。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12:07: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反派师兄要逆天》作者:舒斜,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江夫人,江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许是居于诸方面的考虑,二人将神木之事告诉了其他兄弟。 最终,兄弟几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决定以假乱真,将神木偷出。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反派师兄要逆天》免费试读

许是居于诸方面的考虑,二人将神木之事告诉了其他兄弟。

最终,兄弟几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决定以假乱真,将神木偷出。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他们用假神木取代了祠堂中供奉的神木。神木偷出后坐地分赃,各拿其一。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不久的将来,江家竟是因着他们此番的行为,而引发了一场几近灭族的浩劫。

而太祖发现祠堂中神木异样的时候,江家的气运也到了头。

当时的太祖尚在朝中担任要职,料想不到的做了替罪羔羊,成了用巫蛊之术谋害皇帝的乱臣贼子,全族也均被处以死刑,不日问斩。

那段时间,太祖的第四子江穆林正好出远门访友,这才逃过了一劫。

外出而归的江穆林,看着江家被封,江氏一族也仅剩了他一人,心中自是悲痛至极。心如死灰的他翻得墙去,竟是在一株小叶女贞灌木旁,看到了他那本该亡故的三岁稚儿,以及昔日的结义兄弟紫途。

紫途眸中含泪向他道歉只救下了其子。并把江父给他的书册转交给了江穆林。当紫途说到他这次是来报恩的,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时,江穆林不解,若说报恩,紫途救了他的儿子,该是他有恩于自己才对,不知他口中的报恩,恩从何来。

紫途问他,可还记得早年与父兄山中狩猎,从兄长箭下救的那只紫兔,他就是那只兔子。江穆林震惊无比,紫途继续说道:自那次你救下途,途心中就莫名地多了种悸动,于是才跟了你回家。承蒙江兄不弃,将我养了起来。经过多日的相处,我越发的想要以人类的身份与江兄交谈,这才变成人身接近了你。

只是经过后来日日夜夜的相伴,我对江兄的情谊却不再如当初那般简单。一日,听闻你要娶妻也不好再做打扰这才不舍地离去。如今江兄有难该是我报当年之恩的时候了,下面的话关乎江兄家族的命运,可一定要记得,且按我的叮嘱来做。

我离去之后,会留下两撮项背之毫,你且将它收好,把当日分得的那根寻木找来,一分为二,用我留于你的紫毛,制成两只毫笔,一支供奉于江氏祠堂;一支常年带于身,以生人之气养着。方可保你一脉平安。

自此之后,江家历代只能单传,且命不过半百。要想解除此咒,必须得达成神树当日与你家太祖定下的约定,找到寻木之主。且记,必当警示后代不可再心生贪念,以免再生事端。

江穆林不解,在茫茫人海中找人尚且困难,又怎么知道谁才是寻木的主人。

紫途告诉他,等到寻木笔合二为一的时候自然也是它寻得主人之时,因果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寻木与其主见面也是必然。只是何年何月就只能看命数了。

紫途说完,整个人身消散在了空气中,只留下了一个装着兔毛的锦囊。

江穆林照着紫途的指示,用他的项背之毫做了两只毫笔,一只常年携带于身,一只供奉于祠堂之上。紫途离去不久,江家的冤案也得到了昭雪,江穆林带着儿子搬家来到了茶品城。后来的江家也果真如紫途所说,代代单传,且男儿寿命皆为英年早逝。

“为了让后人反思,烈祖将其遭遇也一并写进了书册,江家后辈才得以知晓得如此清楚。这就是江家代代单传且男丁都早早过世的原因。”

趁季光年沉思之际,江夫人至供奉的台位上取来一个檀木长盒,“季公子你瞧这个。”

江夫人将檀木长盒打开,里面装的正是一只寻木笔。

“这就是被供奉的寻木笔。”江夫人说道。

季光年接过寻木笔仔细端详,与江留贺那儿看到的一般无二。

“江夫人这是?”江夫人告诉她这些,一定是有原因的。

江夫人和蔼道,“老身有个不情之请。寻木笔总共两支,还有一支在留贺身上。这两支笔虽是独立开的却也是同源所出,两笔之间相互感应。如今已经承接了不少香火,少侠行走江湖,遇到的人自然也多些,老身想把此笔寄托在你这。若是真能得遇此笔的主人少侠便将这笔交予那人即可。”

“这……”季光年微微皱着眉,江夫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季公子大可放心,寻木笔总共两只,二者之间相互联系,与寻木定契约的也是江家,对季公子是不会有影响的。”

被江夫人直白地道出了自己的心思,她有些不好意思,问出了另一个疑问,“江夫人就不怕我私吞了这支笔吗?”

江夫人笑了笑,“这笔只有在命定之人手中才能发挥其神力,对于其他人也不过是寻常之物。”

“只是江夫人为何会选定我?”

“因为我儿喜欢你。自你来的那日起,我儿就对那儿媳妇态度冷淡了许多,看得出来,我儿是真的喜欢你。”

“江夫人,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季光年心惊,她实是有些接受不了。

“这事一般男儿确实难以接受,我也知道季公子并无那个意思。唉,造化弄人。自这儿媳到我家中,贺儿便被她迷得魂不守舍,有什么心事,也不再和我这个做娘的说。

那日他与我说,心悦于你,想将你留下来。你可知,这是他一年多来第一次将心事告知于我。我也知这事实在是荒谬,但也总好过让那妖精留在他身边。她迟早会害了他的。

我与他说了,要是他能留住你我自然不反对,当然了,这事也不能强人所难,若是你执意不肯,还请季公子将这只笔带上。”江夫人苦口婆心,满脸都是愁容。

“只是为何要带笔?”她有些不明白。

“留贺手中的寻木笔因着几代都经生人之手,却迟迟没有找到要找之人,已临时为留贺所用,留贺若有所求,那笔必定不会拒绝,若是被那笔圈住恐难逃其中,你手上这支受香火供奉,若是有它傍身,也许那笔也不敢胡来。我们也算互取所需,这笔放你这我也安心,只是季公子记得将笔收好,不要让留贺看见。”江夫人语重心长。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要是被一般的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了一个男子,绝对会恨不得打断他的一双腿。

季光年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江夫人。

《反派师兄要逆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