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公主的哭包少年》公主与少年将军 GV 公主的哭包少年下克上

公主的哭包少年

古代言情连载中

门君新书《公主的哭包少年》由门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可,时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还能有谁,这般胆大妄为不讲路数,也只有亲枫。 亲枫居高临下看他,爽朗的大白牙露出来,呵呵笑道。 “不好意思,走得急,没撞坏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8 12:04: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门君新书《公主的哭包少年》由门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可,时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还能有谁,这般胆大妄为不讲路数,也只有亲枫。 亲枫居高临下看他,爽朗的大白牙露出来,呵呵笑道。 “不好意思,走得急,没撞坏吧?”

《公主的哭包少年》免费试读

还能有谁,这般胆大妄为不讲路数,也只有亲枫。

亲枫居高临下看他,爽朗的大白牙露出来,呵呵笑道。

“不好意思,走得急,没撞坏吧?”

嘴上说着道歉的话,身体却没一丝动作,叉着腰,并不打算伸出援手。

金山的随侍呆了一瞬,他认得亲枫,是昨天把他们打成落花流水之人,恐惧跃上心头,导致忘了搀扶自家少爷起来。

金山本来想破口大骂,见着始作俑者,又不吱声了,他已经调查清楚,这位爷可是御史大人的独子,得罪不起。

他捂着被摔疼的臀部,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来。

“不疼,没事!”然后把脸转向随侍,凶巴巴道,“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扶我起来!”

随侍才如梦初醒,立马把金山扶起来。

起来的动作大,牵扯到屁股,金山痛嚎一声,惹得周围路过的人转头去看他。

金山脸都疼绿了。

白可站一旁看了半场戏,适时出来,关心道。

“似乎摔得不轻,金山公子还能参加比赛吗?要不要回去看大夫修养,下次再来参加?对了,金山公子今年贵庚几何,超过二十,就不是少年,可就没有参赛资格了。”

白可关怀备至,金山脸却越听越黑。

这些提议都往他心口扎,他今年刚好二十,若是退赛,再无机会,而且,这小白脸是不是在嘲他老!

金山磨牙霍霍,可看到树一样杵在一旁的亲枫,又偃旗息鼓,虽然不清楚他们什么关系,可一看就知道亲枫在护着这小子。

“不用,多谢关心,我还能参赛!告辞!”咬牙切齿。

白可春风如沐,圆眼睛微弯,语气轻柔。

“金山公子不亏是身份高贵之人,身残志坚,在下佩服佩服!”

金山,“……”胸口疼,要被气死了。

他一手捂胸,一手捂屁股,催促侍从快扶他走,动作间牵扯,一路高嚎低嚎不断。

也是独特。

亲枫看金山远去,摇摇头,对身边人说。

“没想到,你锱铢必较的功力又更上一层楼。”

白可扬唇,“一般一般,既然打不过,嘴上功夫总不能输,气,都要让他气吐血。”

亲枫斜眼看他,少年外表瞧着软糯贵气,没什么杀伤力,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腹黑。

他靠近些,用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音量说。

“如果公主知道你是个两面派,会怎么样?”

这小子,惯会在公主面前伪装,撒娇卖萌扮乖无所不用其极。

白可笑容一僵,琉璃黑眸一点点蓄起威慑的风暴,冷冷半笑。

“我想,只要某人不说,她是不会知道的。”

唯一知根知底的某人摸摸鼻梁,用更低的声音嘟囔。

“其实,知道也没关系,你明知你们没有可能,皇帝可一直防着你。”

这一次即使皇帝同意公主的请求,给白可机会参加陌上少年选拔大赛,却不许白可带身边熟悉的侍从,反而强硬派了个新侍童,不就是为了监视白可吗。

白可微微闭眼,声音低不可闻,犹如叹息。

“那又如何。”

他跟自己说,别说前边拦着皇帝,就算是千军万马,千山万水,他也会跨过去,拥抱他的生命至宝。

亲枫没再劝,劝也劝不动,轴脾气。

他看到白可的眼底,有淡淡一层青蒙,在雪白的脸上,尤为明显。

“怎么,昨晚没睡好?”

两人并肩走着,小侍童和阿叶跟在身后。

“没怎么睡。”白可淡淡回答。

“为什么?”亲枫再问。

因为想到要待一个月,见不到公主,就睡不安稳。

这句话他没说出口,只是摇摇头,“没什么。”

四下人少了很多,前后左右都没人,亲枫不动声色瞟小侍童一眼,故意说。

“武术你赢不了,作为过来人,我可以给你传授些经验,省得输太惨。”

皇帝不准白可学习武艺,白可偷学的事情只要寥寥几人知道,为了能够继续隐瞒,本应该没有武力值的白可,在武艺比赛上,就必须输,而且是惨输,才会合情合理,不露马脚。

白可知道他在想什么,斜睨他,故意歪曲他的本意,目光调侃。

“琴棋书画?”

亲枫一下子变了脸色,苦哈兮兮。

“你明知道,我不擅长这个,那么多年来,写作业考试全靠你才能保命,只有武艺,我可以指点一二,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输得太惨。”

如果早早把比赛形式和应付对策告诉白可,也许到时候,他更能灵活应对了吧。

白可微微一笑,善意提醒。

“评委,若泄题,你身可就不正了。”

这是拒绝了。

他不需要朋友为了他,违背原则。

亲枫郁闷十足,还不大高兴。

“以前都是你帮我作弊,我想礼尚往来一回都不成。”

白可笑他,“如果御史大人知道,你是这么运用‘礼尚往来’这个词,胖子都能气成瘦子。”

“哈哈哈,正好!”亲枫笑呵,不以为意。

两人进了门,越过照壁。

映入眼帘是一个宽长十余丈的圆台,比地面高出半米,壁面篆有缠绕的蟠螭纹。

选手们都站在台下,佳人们娉娉袅袅,衣香鬓影,公子们衣冠楚楚,风华正茂,现场若有似无浮动着青春荷尔蒙的味道。

圆台前边,坐着主事与评委。

亲枫看一眼,时墨已经在其中,于是转头对白可说。

“我走了。”然后离开。

白可默不作声站在人群中。

亲枫越过众选手,来到主事台就坐,两手摊在椅子上,姿势放荡不羁。

对比他的四仰八叉,时墨可谓坐如钟,脊背端正挺拔。

底下不少佳人,投来含羞爱慕的眼神。

又帅又优秀的时墨,在未婚闺秀眼里,很狠吃香。

亲枫瞥他一眼,发现他虽然一副不动如山的冰样儿,其实眼珠子有细微的转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你在看什么?”亲枫支着下巴问。

时墨睫羽一敛,不带情绪起伏的回答。

“无。”

亲枫瘪瘪嘴,真不诚实,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咧着嘴,兴奋说。

“你在看美小姐对不对!?偷偷看,因为不好意思,哈哈,我懂我懂!”

时墨转头,不做声,用看傻子的浓烈目光看他。

亲枫,“……”

笑不出来了,个不诚实的傲娇男!

过了会儿,精神矍铄的黄主事走到圆台上,所有人都看向他。

“在下是陌上少年府的主事,黄不宁,各位可以喊我黄主事。”

他拱拱手,继续道。

“陌上少年选拨大赛,风雨沿袭十九载,旨在引领好学风,促成社会精英气。本次圆台大会,也是参赛仪式,若不能参加仪式者,视为弃权。大赛的琴棋书画类比赛为硬性项目,所有人都要参加。而武艺比赛男子皆需参加,女子可选择参加与不参加。陌上少年一甲需得文武双全,二甲为文精通,三甲则为武精通。”

他顿了顿,看向一旁,立马有仆人端着托盘上来,定睛一看,是排列整齐的玉牌。

底下窃窃私语,似乎都有些激动。

黄主事继续说,“本届参赛选手共有六十六人,为了公平起见,不让门阀地位影响,皆以代号互称,不用真名亦不许自报家门。我们已经为大家准备了代号牌,作为在陌上少年府的身份,尔等系在腰间,让其他人能够知道你的代号名称。接下来,我会念牌发牌,是自己的代号,举手示意即可,下人会送过去。”

这时,一群人扛着红木靠背椅涌上来,放在圆台两侧,排成几排,然后离开。

金山靠在随侍身上,大半个身子压过去,几乎把不身强体壮的随侍压垮。

他看着那些椅子就眼热,鬼知道他一直站着,屁股有多疼。

黄主事发话,“发牌需要时间,久站劳累,请各位公子佳人有序入座,男左女右。”

闻言,金山立马指使随侍扶他过去,挨着椅子刚刚坐下,又立马弹跳起来,得亏他及时捂了嘴才没有惨叫出声,否则就丢脸丢大发了。

忘了伤在屁股,没法入座,于是他只能侧着身子,用没受伤的半个“屁股”坐下。

因为姿势太怪异,还有招来其他公子关切的询问。

金山输人不输阵,掏出扇子晃呀晃,自以为一派风流潇洒,笑着回应,“没事,只是不慎摔了一跤,休息一下便好。”

白可恰好路过他身边,听到他的话,回头,朝他拱拱手,表示佩服。

金山,“……”再一次脸绿,扇子都晃不动了。

很快,圆台两侧坐满人。

时墨端着茶杯,浅浅啜饮一口,睫羽一抬,不动声色瞭望右边。

细细瞧过去,也没见着人。

睫羽敛下,掩住其中疑惑,难道,没来?

“你这是瞧上哪家姑娘了,如此偷偷摸摸?!”

亲枫的语气莫名有一种终于抓奸成功的兴奋,他就说时墨在偷看美小姐,被他逮到了吧,两眼珠子转溜溜,光往佳人那儿瞧!

“听说柳夫人可是在为你的婚事着急,暂且不管你中意的姑娘是什么身份,你直接给带回去,柳夫人也绝对会乐开花!”

亲枫自以为很着调的出谋划策,嬉皮笑脸。

时墨似乎被惹毛了,竟然罕见的露出了慈祥笑意,语气分外平和。

“如此八卦嚼舌多嘴,十里亲枫,改日我们打一场?”

亲枫,“……”

看来是真恼了,连姓都给他带上了。

对于时墨罕见的表情流露,亲枫不习惯到害怕,抖抖肩,立马识趣婉拒。

“算了,你打不赢我,我也打不赢你,没意思。”

时墨,守稳,亲枫,攻强,就像矛和盾,谁也奈何不了谁。

白可安静坐在角落。

忽然,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叫人不自在,他看过去,对上双异常闪亮的眼睛——

一个鲜眉亮眼的姑娘正盯着他,双眼大亮,就好像,看到了骨头的狗……

《公主的哭包少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