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日月争》日月争锋是什么意思 GV 日月争女王受

日月争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日月争》的小说,是作者一生呵呵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南疆的永宁侯府,此时早已改天换日。自从莫昌去了之后,带去了一大批的心腹。 府里的事情上上下下的全都用了自己的人! 而莫沉曾经的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5 06:03: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日月争》的小说,是作者一生呵呵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南疆的永宁侯府,此时早已改天换日。自从莫昌去了之后,带去了一大批的心腹。 府里的事情上上下下的全都用了自己的人! 而莫沉曾经的的

《日月争》免费试读

南疆的永宁侯府,此时早已改天换日。自从莫昌去了之后,带去了一大批的心腹。

府里的事情上上下下的全都用了自己的人!

而莫沉曾经的的心腹赵兵赵副将,刚刚整顿了南防军!

他接到了圣旨,双眼灼热的看着里面刺眼的文笔。

朝廷居然派遣了安国公华彦,封其为抚远将军接手南防军啊!

安国公可不是一般人啊,正因为中间夹着一个华虚!

权卫司乃是皇上直辖,虽然官职最高不过正三品,但是他的实际权力可是很大的!

随时监查文武百官,掌握京城内的宫城防卫军。他不但大权在握,更是兵权在手。

赵兵不由得皱起眉头!

“安国公啊,可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啊!”

山西大营那边并没有安排新的统帅。

实际上就是说山西大营依然是安国公的地盘。

所以,赵兵想到这里,眼睛一暗,他暗自忖度:“所以安国公此次路上很可能会很危险啊!”

想到这里赵兵匆匆写了一封书信,交给身边的曾参将。叫他立刻连夜送出。

而安国公府里,暮春斋里的庞氏正在面红耳赤的受着自己儿子的“劝解”。

“听说母亲最近心情不好,可是因为家中多了的那对母女?”

“子怀你不知道,那对母女很是招惹是非!

现在外面到处议论纷纷,说什么我们华家欺负人,嫌弃她们患有隐疾,才退换了那大小姐的亲事,接人过来也是因为羞愧补偿!

说我们不仗义!这,你父亲的好心不是白费了嘛,还不如把人送回去呢!”她埋怨着!

“可这是事实啊!”

这是事实?庞氏一怔!想起那日自己的夫君说的话:“你以为你做了很好的事情啊,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换了人!你以为你的小聪明会瞒的过别人吗?虽然没有明说和莫家哪位小姐定的婚,但谁不知道我华严与莫沉交好,华家肯定要娶他的女儿啦!”

但是那莫家的二夫人明明说不会有问题的一切合情合理的!但现在国公府的名誉却受损了!

“事已至此,父亲不得已要做出补偿!

母亲应该知道父亲既然收了那莫小姐为义女就不会反悔。

虽然你不喜欢她,但是按父亲的性情恐怕不想她出事!”

不得已吗?庞氏有些疑惑,留下母女这么不得已?

庞氏笑着点头。

“不过”!她说:“这母女俩留下总归是个麻烦!”

“不论如何她们的去留等父亲回来以后再说不迟!她们身份特殊关系到朝廷动向,关于她们,母亲不要再善自安排!”

庞氏心底苦笑!

华虚说完该说的,看了一眼处在角落里的华程,感受到目光传来,华程面色微变,赶紧开口道:“大哥说的是。”说完见华虚一副根本不满意的眼神,不由得低低的声音补充道:“我也会好好读书,不再惹是生非。”

得到答案之后华虚起身辞行,母子二人亲自将华虚送到垂花门外!看着他和亲随消失在眼前,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互看了一眼转身回去了。

华虚则是快马加鞭的连夜赶路往南疆方向去了。

莫微雨并不知道自己在国公府的处境的尴尬。

她此刻只是担心霓裳阁的生意。

据婉儿交代最近几日霓裳阁的生意并不好,这倒是让人疑惑。

价格太高?真正的消费群体没有发掘?

可能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接受过这个概念那就是品牌的价值。

莫微雨想的就是打响霓裳阁的品牌。

让以后的人说起霓裳阁那就是高端时尚的代名词。

同样材质的布料,有人做出的衣服就价值几万,有人则是卖个百十块钱。

这是品牌效应!

莫微雨虽然不赞成奢侈的消费理念,但她只想做精品,质量好,款式美,价格确实要高一些的衣服。

会让顾客觉得值得。会让霓裳阁成为一个品牌!

这个愿望在现代没能实现,难道在古代在大宏也实现不了吗?

先不说自己无数的外挂,就是自己的营销策略也能完胜他们这个时代的人啊。

考虑再三,她在婉儿的耳边窃窃私语了一阵子。婉儿听完,面色微红,神情尴尬并且十分为难的看着莫微雨。

“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谁会答应啊?”

莫微雨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事情,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确实会觉得十分为难或者疯狂!现在的女子毕竟脸皮薄的很。名誉和脸面很重要!

但是总不能让自己亲自上阵吧。

“你去找那些经常逛街的妇人去做,给她们很高的工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莫微雨坚定的回到!

婉儿知道自己不该推脱,现在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应该硬着头皮上才是。

小姐身边可只有她们几个了。

于是连忙点头。

婉儿前脚刚走,典儿后脚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她脸色微白,紧张的说:“小姐我见小荷亭,香雪堂那边,丫鬟仆妇都在忙着打扫庭院,修剪花枝,过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明日甄氏和莫馨瑶要来国公府做客。”

她说完咬紧嘴唇。

莫微雨则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慌乱:“叫常露过来。”

典儿连忙去找常露,常露正在袁氏的窗前侍奉。

典儿接过盛着清水的铜盆,叫她去找~小~姐。

袁氏想要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没说,她不想打击女儿的积极性,只是看了一眼一向沉默寡言的参妈妈,问道:“参妈妈,前几天叫你出去找的花茶,铭品铺还没有进货来吗?”

参妈妈,放下手里的针线,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淡淡道:“夫人,说是货物到了平阳,老奴已经叮嘱掌柜了,一旦有消息立刻来告诉我。”

袁氏面色大霁。

典儿不知道是什么花茶让夫人如此惦记,想着那日看见隔壁院子里的金夏菊开的正盛,若是采摘一些制成花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只不过那院子可是烟翠阁。她可不敢轻易进去。

但听闻那院子的主人最近不住在那里了。也许自己可以找个时间试一试。

《日月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