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芒果树下的约定》芒果树破壁料理机 强强 芒果树下的约定Twink

芒果树下的约定

短篇连载中

完结小说《芒果树下的约定》是碧草白鹭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芳,三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七月八日地点:公司 下午时收到大雄的信息,很是讶异。这个高我们一届的学长,当年曾经是记者团的团长,而那时我也是他团下的一员,负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3 18:06: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芒果树下的约定》是碧草白鹭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芳,三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七月八日地点:公司 下午时收到大雄的信息,很是讶异。这个高我们一届的学长,当年曾经是记者团的团长,而那时我也是他团下的一员,负责

《芒果树下的约定》免费试读

七月八日地点:公司

下午时收到大雄的信息,很是讶异。这个高我们一届的学长,当年曾经是记者团的团长,而那时我也是他团下的一员,负责校报稿件的采访等。大专毕业后又上了本科,之后也便少有联系。今天团长问我还有没有保存当年的校报,我问他找校报干嘛用,团长说想找几份当年他有写稿的那些校报留备着几天后出去实习找工作面试时用。我突然间意识到,转眼间就一年多了,两年的本科教育也即将结束,团长也到了实习的时间了。但谁还会留存着当年的校报呢?至少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实习的日子已经过了。

团长的问话让我感慨万千,这个社会究竟还是学历重要还是经验重要?大专毕业后很多同学也选择饿继续两年的本科教育,而也有许多选择在这个社会积累两年经验。

不同的选择,不同的情况。结局究竟怎样,谁也说不清,毕竟都还在奋斗的路上,只是奋斗的路线有些差异而已。

学历与经验,完美主义当年认为两者兼得最好,但大部分人不是完美者,奋斗这段时间,我越发的深信找工作不但要求有学历更重要的还有经验,有时甚至经验比学历更加的重要。

在大学里,我们学的往往不是专业知识有多少,而是你从这个大学里学到了多少能力。犹记得德哥当初给我们说的一句,人在大学,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不是拿奖学金,也不是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是找到了自己的特长,自己的与众不同处。唯有这样,将来你才不会被别人取代。

特长并非单指你会唱歌绘画类的那些,有时,能喝酒可以作为你的一个专长。德哥说他报社招聘时,来了好多应聘者,有重点本科院校的优等生,也有名牌大学的硕士等,但最终录用的却是个大专生。原因不是因为他的文笔有多好,相反他文笔很是一般。而他特别能喝酒,报社里也有很多应酬,领导酒量不行,就那么录用了他。后来证明,这次录用他是正确的决定,虽然他不是最好的,但报社里却没人能取代他,每次应酬没了他反而不行。

当然这只是个例,但却说明了一个人专长的重要性。

七月九日地点:公司

又到周末,来来回回上下班没那么几次,忽的一声就周末了!

前天与三毛去看电影,昨天与小剑剑他们溜达,今天阿毛告诉我说她辞职了,等待交接。这时间,一眨眼就那么过去了,我就错过了一晚,没想到错过了那么多事,《洪湖赤卫队》里韩英带领的赤卫队就起义了,彭霸天就逃跑了,这洪湖水啊差点没接上。时间,加速度的转!恐怖!

七月十日地点:水木居

七月,火炉的天。这个称为全国最宜居的城市榕城,树再大也招不来风,依旧热浪滚滚。昨晚的那点雨,象征性的下了那么一小会,空欢喜一场。

昨晚下班时,天闷热的要命,实在不想钻进油烟机里摆弄锅晚盆勺。约上阿芳,一同在外面吃。路上,遇到刘传霖和小强学弟,聊了一会。才知学校里早已经放假,余下的准备参加大学生运动会,学校里换了新书记,塑胶跑道也正在开工建设,学校里还直通了一辆公交508,落初文学就是商专。。。突发现,我来来往往经过的这个地方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时间真的好快,连学弟学妹们也即将开始出来实习了。

万事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商专路口的“粉面佳人”米粉店,自从“香飘飘”麻辣烫店变成了“顶呱呱”肉片店时我便执着于粉与面的汤汤水水。其实也是懒得走上去,“九鲤府”卤面店之后的地,在我眼里是属于学生时代的,而那个时代已离我们远去了。学校门口的那几个店我记得依旧清晰,“香飘飘”麻辣烫店老板娘很是热心,“九鲤府”里的卤面里和“闽南小吃”店里的卤面差别在于,一个多放了蛋一个多放了肉丝,味道还是有差别的。在学校里的日子,与舍友挨个吃过去,时间久了,也分辨出了各家的特色。不过,熟悉只是过往,如今,店面都换了,街茶店不在了,麻辣烫变肉片店了。。。

但“粉面佳人“没变,我每次去总是坐在一个角落,随便叫上一份粉。昨天进去后,看了半天菜单,不知道要吃什么。老板娘一句:“今天还是吃牛肚泡粉?”着实让我感动了一番,返校归来后,我好久没来这吃了,没想到老板娘依旧记得我以前习惯点的粉面。我总感觉我只是这家店的匆匆过客,一角落,随便一餐,我甚至极可能被忽略。不像是在当初的“香飘飘”,我会跟麻辣烫老板娘满天过海的聊上一会,在这里,我很少与老板娘交流,除了象征性的点餐结账,之后没多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她依旧清晰记得每个顾客,其实只是小小的一件事,但那一句问话确实让我感动了一番,在这茫茫人海里,原来有人还记得你爱吃什么。

这其实也是种幸福。

晚过晚饭后,我依旧和我们的房东大爷看央视新拍的“洪湖赤卫队”,芳没加入,躲在屋里,独自想着事情。芳毕业后没选择在她实习时的留下继续地方工作,又重新找到份证券咨询公司经理助理的工作,但新的工作环境似乎让她约有不适应,昨晚她一口气跟我说了一晚,说老板这事要她做,那事也要她做,公司里好多事情让她纠结不清。新环境,太安静,有丝压抑。但万事开头难,坚持下吧,阿芳。

七月十一日地点:公司

今早起的较早,蒸了几个黑米小馒头,叫芳起来吃饭,然后等车,上班,今天我把花生送的apple小风扇带到了公司,略微的风,心里有丝安慰,真的凉快了些。

昨天起,公司的空调坏了,我所在的这间办公室不大,但却挤了七八了人,唯一的解暑方法就是借助空调。今空调坏了,我热出了一身痱子。

其实我这还好,至少还有空调,偶尔还有些凉风。昨在群里聊,大妖那里办公间里似乎只有一台风扇,还吹不到她那边,她昨天戏说她屁股底下就可以烤成七成熟的牛排来。八戒那看起来还好,看她心情,每天都在空间更新她的小小记者记插图,回了泉州后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工作还算顺心。八戒那家伙文笔挺好,但总有些文人的忧郁感,平时爱写写博客,今天她说她以前丢失的一个博客找回来了,高兴了半天。记忆犹在,多好。巧依旧在医界网做网编,似乎要换,小九似乎也递交了辞职信,可老板理都没理,阿海不慎签了不公平合同,还要继续苦斗坚持,阿通决定辞职来福州了,就等着那边交接完毕。玉添辞职了,准备另找新东家,和她同在一个公司的土匪不知还有没有继续坚持着,四月是个辞职月,七月也是。

那天打电话,快晚上十一点了,剑剑说他还在继续加班,每晚的早出晚归,苦了那孩子。坐公交时,听广播说刘若英要在省体开演唱会了,阿毛特喜欢刘若英的歌,但这个“小刘若英”到时是否有时间去看她偶像的演唱会?工作的忙碌与疲惫,让我们不得不这样中规中矩点的生活的,年少的轻狂成了过往。后来与阿毛联系,她说她想去,但是没时间。工作很不顺利,不好请假也没了那个心情。

前几日与刘老头聊,他在一个小小的镇支教。平日基本没怎么听他抱怨过,没想到一提起下乡的事情来他大发了一顿牢骚。“破院子,破宿舍,破环境,破破破。。”刘老头说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虽然下乡前基本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现实真的有些失望。为了理想,他说还要坚持两年,是无奈,不得不坚持了,已经选择了下乡,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没了回头路,继续为公务员的道路奋斗。爱爱也选择了去做村官,笑笑的娃娃脸女生,我无法想象一个小女生是什么让她义无反顾的也选择了去了那穷山僻壤处。

公务员,国考,有钱人,多花几个钱就可以进:有权的动下关系也能进:但没钱没势的只能选择这种可能的方法去自己争取。下乡,接受基层工作。

猴子昨天的生日,在山东老家与爸妈一起过,唯愿她快乐,把心里的苦痛早点释怀。美人鱼应该回漳州了,等待着九月份的归来,与师大的结缘。花生似乎也要回去了,漳州的姐妹剩下的好像只有三毛了。

小翠不知稳定下来没有,这次从龙岩又回到了福州打拼,和几个兄弟又聚到一起。。。。。。

《芒果树下的约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