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嫁偶天成》嫁偶天成下载 T吧 嫁偶天成小说完结版

嫁偶天成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嫁偶天成》是木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墨远,齐墨远,书中主要讲述了: 姜绾自信满满。 齐墨远能为了靖安王冲喜,娶个不喜欢的女人,说明他是个孝顺儿子。 她手握靖安王一条命,就是捏着他的七寸了。 他能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2 12:05: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嫁偶天成》是木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墨远,齐墨远,书中主要讲述了: 姜绾自信满满。 齐墨远能为了靖安王冲喜,娶个不喜欢的女人,说明他是个孝顺儿子。 她手握靖安王一条命,就是捏着他的七寸了。 他能不

《嫁偶天成》免费试读

姜绾自信满满。

齐墨远能为了靖安王冲喜,娶个不喜欢的女人,说明他是个孝顺儿子。

她手握靖安王一条命,就是捏着他的七寸了。

他能不老实吗?

别说只让他打个地铺了,让他睡屋顶那也是没二话的。

姜绾想的很好,然而齐墨远眸光紧锁她,“你是在拿父王的命在威胁我吗?”

姜绾轻笑。

这么明显的事还用得着问吗?

她没说话,结果齐墨远一把将被子扔上床。

刚刚怎么闷头盖住齐墨远的,现在就怎么盖住姜绾。

等姜绾把被子扒下来,齐墨远已经躺床上了。

姜绾惊呆了,“你不管你爹的死活了?”

齐墨远斜了她一眼,“你再敢踹我,我把你扔窗外去!”

丢下这一句,齐墨远转过身,留给姜绾一后脑勺。

姜绾,“……。”

她抱着被子,秀眉拧的松不开。

这么赤果果的威胁居然都不管用?

这床难道比爹还重要?

这是亲儿子吗?

还是说他一眼就看穿她在骗他?

姜绾一脸郁闷。

她不知道齐墨远这会儿气大了。

靖安王为了姜绾坑他这个亲儿子,就够齐墨远恼火的了。

结果姜绾为了争床拿靖安王的命威胁他。

一边受气都难忍了,何况还受夹板气。

他巴不得让靖安王知道自己在世子妃眼里还比不上张床重要呢。

至于姜绾的威胁——

齐墨远还真没放在眼里。

姜绾没招了,她可不想和齐墨远同床共枕啊。

这床不小,可也就这么大,哪怕再睡在角落里,一睡着,天知道会不会滚到一起去。

不得不防。

姜绾做最后的挣扎,“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齐墨远头也未回的扔过来一句,“希望你说到做到。”

姜绾,“……。”

姜绾眼睛睁圆,不敢置信,“那可是你爹啊。”

“是后爹,”三个字从齐墨远牙缝里挤出来。

“……。”

亲爹能干出这么坑儿子的事来吗?

刀架在他脖子上也干不出来!

齐墨远把眼睛闭上后,屋子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只偶尔听见龙凤喜烛燃烧发出的荜拨声。

嗯。

齐墨远说的是气话。

姜绾却是当真了。

毕竟亲儿子是肯定做不出不顾亲爹死活这样的事来的。

只是金儿和她说了那么多关于靖安王世子的事,没和她说靖安王世子不是靖安王亲生的啊。

靖安王有儿子,为什么把世子之位给一个不是亲生的?

姜绾一脸疑惑。

她看着齐墨远道,“就算是后爹,靖安王也立你为世子了,做人不能这样啊。”

齐墨远,“……。”

他睁开眼睛。

灿若星辰的眸底是化不开的想死——

他娶的不会是个傻子吧?

见齐墨远没说话,姜绾对着他后背张牙舞爪。

威胁不管用,说理又不搭理她,明摆着让他打地铺是没商量的事。

她要么将就着和他一起睡床,要么自己打地铺了。

虽然不情愿,但姜绾还是选择了后者。

累了一天,她可不想睡都睡不安稳。

姜绾抱着被子下床,三两下铺好,然后躺下。

姜绾安心了。

齐墨远眉头拧成一团。

翻来覆去睡不着。

虽然要打地铺的是姜绾自己,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打地铺?

齐墨远坐起来,道,“你上床睡。”

没人理他。

“我把床让给你睡,”他声音加重两分。

还是没人理他。

姜绾已经睡着了。

齐墨远一脸嫌弃的下了床,把姜绾抱起来放到床榻上,他睡地铺。

早知道最后还要打地铺,他和她争什么床啊。

拢紧被子,齐墨远睡过去。

转眼,天亮了。

姜绾睡的正香,只觉得耳朵有点痒,她想伸手挠,可是胳膊好像被什么压着,根本动不了。

她猛然睁开眼睛,扭头就看到齐墨远那张俊脸。

姜绾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她要坐起来,可是齐墨远还抱着她呢。

姜绾奋力挣扎了几下,结果齐墨远非但没醒,还把她抱的更紧了。

姜绾想都没想,张嘴就朝齐墨远的下巴咬了上去。

齐墨远吃疼。

他坐起来。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啪。

一巴掌扇过来。

“无耻!”姜绾气骂道。

齐墨远什么瞌睡虫都没拍飞了,气的眸光喷火,“到底谁无耻?!”

姜绾手拍着被子,怒火冲天,“你说谁无耻呢?!”

让他打地铺,他非要睡床。

结果床让给他了,她睡地铺,他又来和她挤地铺!

欺人太甚!

姜绾想咬死齐墨远的心都有了。

齐墨远看看床,看看地铺,真是有冤都没地方申。

昨晚他明明把她抱上床了,她什么时候又睡下来了?!

看着姜绾那张满是愤怒的脸,齐墨远想解释都气的张不开口了,“这里是柏景轩,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话音未落。

姜绾抄起枕头就朝齐墨远呼过去。

齐墨远挨了一巴掌,哪还能让她再打到?

他抓住姜绾的手,姜绾挣扎不开。

齐墨远身子一动,直接把姜绾给摁在了地铺上。

方妈妈推开门,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这一幕。

老脸一红,赶紧转身。

金儿紧随其后,直接和方妈妈撞上了。

方妈妈道,“赶紧走,赶紧走。”

金儿往珠帘处看了一眼,脸也红了,出了门道,“为什么姑爷和姑娘不睡床,要打地铺?”

方妈妈瞪了她一眼,“以后少听世子爷和世子妃的墙根!”

世子妃脸皮薄不薄,她不知道。

世子爷的脸皮肯定薄。

这要在床上折腾,还不知道动静有多大呢。

屋内。

齐墨远和姜绾坐在地铺两边。

两人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有气。

打架都能被误会成不可描述,还让不让过日子了。

姜绾要站起来,结果无意瞥见踩脚凳边的元帕。

姜绾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被误会圆房了,待会儿要来检查,元帕上干干净净的,她怎么交待啊。

姜绾瞪向齐墨远。

她挪过去,道,“把手给我。”

齐墨远拧眉。

姜绾抓起他的手,用力一咬。

齐墨远怒目,“你属狗的呢!”

姜绾拿起元帕,随手擦了几下,齐墨远脸黑成炭。

姜绾没理他,站起身来。

她没鞋,光着脚去窗户边拿鞋,走了没两步发现屏风倒了。

姜绾身子一僵。

这好像是她昨晚起夜……弄倒的……

姜绾很少起夜,只是昨晚上临睡前喝了不少茶,晚上起来了。

那时候她是睡在床上的,还觉得靖安王世子病的不轻,连他爹靖安王的死活都不顾要睡床,结果好不容易把床争到手了,又让给她睡。

光脚踩地有点冷,她就穿了齐墨远的鞋。

结果鞋太大,走路不跟脚,人又晕晕乎乎的,这不,一不小心撞到了屏风……

回去后,她把鞋脱下,然后……

她就直接在地铺上睡了!!!

想起昨晚的事,姜绾一张脸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她误会了人,还打了人家一巴掌啊。

透过铜镜见齐墨远在揉脸,姜绾又开始想死了。

待会儿去敬茶,她要怎么交待?

她要说他脸上的巴掌印是他打蚊子拍出来的会不会有人信?

《嫁偶天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