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宋安国侯》大选帝侯 YD 大宋安国侯强攻

大宋安国侯

武侠连载中

经典小说《大宋安国侯》由鸦杀尽斩生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阿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入目一片萧索,影壁垮塌了半边,石刻白鹤也成了无头,院内几株高大的芭蕉青黄枯萎,遍布杂草,雨廊底下的石阶上都是青苔,仅有的三口荷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30 00:06: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大宋安国侯》由鸦杀尽斩生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阿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入目一片萧索,影壁垮塌了半边,石刻白鹤也成了无头,院内几株高大的芭蕉青黄枯萎,遍布杂草,雨廊底下的石阶上都是青苔,仅有的三口荷缸

《大宋安国侯》免费试读

入目一片萧索,影壁垮塌了半边,石刻白鹤也成了无头,院内几株高大的芭蕉青黄枯萎,遍布杂草,雨廊底下的石阶上都是青苔,仅有的三口荷缸也都裂了,只剩污泥。

迈过广大的天井,三人穿过前堂,便见一片幽静的园子显在眼前,梧竹清寒,风亭月榭,一座小轩临水而筑,上有题字,花间小筑。

行过水上幽径,穿石过树,不知几许,才觉别有洞天,一座三层小楼立在一块极大的奇石上,身旁还有两座小山,各有两面曲桥相连,旁有一石,上书小蓬莱。

水中红鲤浮水,青蛤吐气,转眼没入水中。

园内狐鼠穿屋,绿苔蔽路,不似人间气象。

行过广大壶隐园,便已经是黄昏将至,三人终于寻到一处极大的院子,牌匾上书,醉翁阁,料想应该是原来主人居住的正房。

徐杀生推开正房,里面倒是极为干净,一张紫檀长榻摆在正前方,上有一小几,摆着一只题字灯笼。

越过云母屏风,拨开珠帘,一架极大的紫云拔步床,床上都是崭新的被褥,旁边还有一座梳妆台,铜镜虽蒙尘却也光可鉴人,俱是上好的手艺。

三人巡遍正房,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又觉肚腹空空。徐杀生去园里钓了三条红鲤,个个都有三斤重,又拢了一堆枯枝,烤得半生不熟,将就着吃了。

待到玉兔如盘,三人早已歇息,慕容飞花独占内卧,为相互照应,徐杀生与昆仑摩勒睡在屋外的地毯上。

前半夜园内一片寂静,偶有夜枭哀啼,瘆人无比,几次三番将徐杀生从梦里惊醒。

半夜三更以后,园内忽然隐隐传来幽怨哀转的戏声,似为女子所唱,在这偌大的幽园中,显得凄厉可怖。

徐杀生听着戏声,其音凄切,不似人戏,倒似鬼戏,不禁心头发寒,暗道,不知这园子里有一个戏台,白日竟没找到,真是怪哉。

此时慕容飞花已悄悄下了床,只见她已将剑拿在手上,道:

“大半夜唱鬼戏,走,去会会这唱戏的女子,看看她到底是何方妖魔!”

说罢,推开门走了出去,徐杀生叫醒昆仑摩勒也忙跟了出去。

门外月光阴凉如水,树影婆娑,园中的一切都仿佛睡着了一般,三人出了内院,向东厢房的后面寻了过去,戏声便是从哪里传来。

推开小院门,便见一座极大的戏台矗立在院中,戏台飞檐高挑,两首各有一灯如豆,幽芒暗淡,好似阴间鬼灯。

戏台下摆着一张方桌,上有瓜果点心,俱都腐坏了,还配着三把太师椅。

慕容飞花冷哼一声,道:

“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咱们安心听戏即可。”

话罢,率步而行,坐上主位,徐杀生与昆仑摩勒各坐左右。

台上唱的是杂剧,倩女离魂,脱胎于唐时陈玄祐的离魂记,此时戏台上停着一辆娇小马车,仅有一白衣女子与一书生,立在小桥上,桥头有一棵枯树悚然而立。

女子神情哀艳婉绝,轻启朱唇唱道:

“见淅零零满江干楼阁,我各剌剌坐车儿懒过溪桥,他圪蹬蹬马蹄儿倦上皇州道。”

“我一望望伤怀抱,他一步步待回镳,早一程程水远山遥。”

而后书生拜别白衣女子,依依不舍向左边行去,身子愈来愈小,墙上隐隐约约是一处山峦的模样,最后竟隐入墙壁不见。

女子又唱了几句,从今后只合题恨写芭蕉,不索占梦揲蓍草,有甚心肠更珠围翠绕。我这一点真情魂缥渺,他去后,不离了前后周遭……。

渐渐地,女子一张脸皮变成了青面骷髅,一只枯手举起来,指向远方,凄厉的喊了一声:

“阿生!”

而后戏台上由下往上,升出两个青面獠牙的戏子,俱穿黑衣,戴黑帽,手中拿着铁链子和哭丧棒,指着白衣女子道:

”倩女,你已身死,为何不入地府,反倒在此缠着阳人作乱,阎罗王特派我二人拿你,还不束手就擒。”

话罢,便步步紧逼,挥舞着铁链欲要拘住白衣女子。

“阿生,你何时回来啊!”

白衣女子凄切的喊着,两只黑洞洞的眼眶注视着台下的徐杀生。

说着,便向台前躲来。

“师姊,这女子喊阿生,倒似在叫我?”

徐杀生心中发寒,早已坐不住了,忙低声道。

“不是,那书生的名字叫王生。”

慕容飞花解释道。

“台下阳人,见地府阴差拿人,为何不避!”

“还不速速离去,冲撞了阴魂,连你们一起拿了。”

其中一个鬼差,举着哭丧棒冲台下三人,喊道。

“你拿你的鬼,我看我的戏,你扰我看戏,我还未怪罪,你竟要让我三人回避。”

“这座壶隐园,现在已是我姐弟二人的家宅,你阴间拿人,平白无故叨扰阳人,是何道理?”

慕容飞花面色愈来愈青,最后猛地拍掌而出,一张八仙桌四分五裂,随即飞身而上,出掌直拍鬼差:

“我到要看看你是人是鬼?”

那鬼差“哎呀呀”叫了一声,被慕容飞花一掌拍中,瞬间裂成几半,戏台上霎时腾起一阵烟雾,有火花溅出,待到烟雾散尽,台上已空无一人,连破碎的鬼差尸体也不见了。

“师姊,这些人到底是人是鬼?”

徐杀生心惊胆战,也攀上戏台,问道。

“肯定是人了,你闻这烟,一股硫磺的味道。”

“呔,尔等大胆,竟敢冲撞阴差,还不速速离去,再留片刻,便教尔等一起入阴曹地府问罪去也!”

慕容飞花嗤笑一声,道:

“装神弄鬼!”

掌随声至,一掌拍向戏台顶上,“哎呦”一声,戏台的楼阁上传来一声痛呼,木板也被掌风穿出一个洞来。

“爹爹,此女掌风甚寒,敌之不过啊。”

另一个角落传来一个女声,“可惜大哥不在,制不住她。”

“一起上,这三人不死,死的就是我们了,以诸葛连弩射杀他们。”

浑厚的男音传来,话音未落,慕容飞花又是接连两掌,“砰砰”楼阁上跌下来两人,徐杀生一瞧正是刚才的白衣女子,手上还提着一具白衣骷髅,倒似一个提现木偶。

女子并未出手,拉扯手中丝线,手中的那具白色骷髅人立而起,张牙舞爪,朝着慕容飞花攻来。

两只枯手前后交错,倏忽射出两只袖箭,在月光下森森发白,慕容飞花拔剑格档,劈开两只袖箭。

那骷髅又吐出一阵黄烟,闻之使人头昏脑胀,慕容飞花心知有毒,掩住口鼻,大喝一声:

“这烟有毒!”

而后高高跃起,使了一招灵猫摆尾,一剑自上而下劈出,”噼里啪啦”骷髅碎了一地,掉出许多销器机栝。

白衣女子又欲再动,却被慕容飞花以剑指喉,不敢妄动。

“想不到你们竟然偃师的传人,机关术如此精巧,若不是你的白衣夹在外面,露出一丝破绽,我还抓你不住。”

“剩下的两位,还不现身?”

戏台楼阁上木板翻转,落下两人,一人年纪较大,蓄着长须,不怒自威,另一个年级较小,束发,手里拿着一柄精巧的小弩。

“女侠手下留情,我们不是歹人,只是走街串巷的手艺人,平日里以杂耍卖艺养家糊口,在冀州府惹了幻衣门,受其追杀,容吴员外收留,躲在这座鬼宅,虽然以傀儡戏吓人,却绝没有害人性命。”

“是这样简单么?”

慕容飞花并没有相信。

“既然你说未曾害人,那被吓死的篓捕头又作何解释?”

“哪位娄捕头不是我们所杀,想必应是吴员外所为。”

“实不相瞒我们也是寄人篱下,为图保命,只要买下这座鬼宅的人自行离去,我们便不会伤人。”

“今日是我们第一次失手。”

“老头,还不说实话,你是偃师?”

“这诸葛连弩,据我所知,乃是传于墨家机关术,自蜀国灭亡以后,便失传了。”

慕容飞花有些不耐烦,点破老者的谎言。

“不错,这位女侠慧眼如炬,我们父子三人的确不是偃师,而是墨家弟子。”

老者谎言被拆穿,面上并无丝毫波澜,主动承认道。

《大宋安国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