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星际宗师》星际之废将宗师 straight(直人文) 星际宗师H文

星际宗师

武侠已完结

《星际宗师》是风清未扬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际宗师》精彩章节节选: 市长办公室。 武田一夫好整以暇地立在明净的落地窗前,此刻的他已经卸下沉重的装甲,换上一套宝蓝色的军服,展现出英俊挺拔的形象,任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6 12:07: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星际宗师》是风清未扬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际宗师》精彩章节节选: 市长办公室。 武田一夫好整以暇地立在明净的落地窗前,此刻的他已经卸下沉重的装甲,换上一套宝蓝色的军服,展现出英俊挺拔的形象,任由

《星际宗师》免费试读

市长办公室。

武田一夫好整以暇地立在明净的落地窗前,此刻的他已经卸下沉重的装甲,换上一套宝蓝色的军服,展现出英俊挺拔的形象,任由金色的阳光笼罩住身体。

多么明媚的阳光啊!这是在充满了阴霾的帝都难以见到的景致。也只有此时此刻,这位伴君如伴虎的近卫军司令才能毫无顾忌地呼吸着清鲜空气。

市长江海流和本地驻军的最高长官赵令季上校分别立在他的身后,望着眼前那深埋在金辉中的高大身影,竟生出一种看不清的错觉。

帝国行政重文轻武,却也不敢懈怠武备,通常每个重要些的城市都会配备一个旅的兵力。

江海流和赵令季都是武田家族的门生故吏,同武田一夫的关系非比寻常,十分清楚他那生杀予夺的性格,所以在得知白浪飞的事情后一直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那白浪飞挟带天下武者都觊觎的绝世瑰宝《无名宝典》,在蓝江市潜伏了好多年,自己对此却一无所知,这事说起来就够荒唐的,可自己又能如何?

眼下帝国的朝堂关系微妙,皇帝动不动就罢黜和斩杀官员,弄得大家人心惶惶,纷纷抱定‘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原则,该管的事情管一下,不该管的事情绝对不去理会。

然而,这一回他俩弄错了什么事情该管,什么事不该管。

万一武田一夫迁怒于自己,拿二人去做替罪羊,那不光仕途到头了,恐怕连全家人的性命都难以保全。

果然,武田一夫在静默了十多分钟后打破沉闷的气氛,缓缓开口道:“江市长,赵上校,如果两位觉得做官太过于辛苦的话,我即刻便可联系父亲,让你们解甲归田,荣归故里。”

江、赵二人闻言,吓得冷汗直流,连忙道:“不不!都是我俩失职,还望大少爷再给我俩一个机会!”

两人与武田一夫年纪相若,自幼便是同学,而武田一夫在家族中排行老大,所以两人一直称其为“大少爷”。

武田一夫知道二人是想自己感念一下旧情,便叹息道:“一个多月前,大帝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锁定了宝典的具体位置,并命我一定要把宝典取回,否则后果自虑。这里的事恐怕不用我去陈情,大帝身边的探子就已经汇报给他了。你俩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将功折罪吧!蓝江市虽然是块穷乡僻壤,但也是块战略要地,我们武田家绝对不能失去。你们一直打理的很好,在这里我替家父好好谢过二位。”

两人一听这话,登时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

赵上校连忙恭敬道:“卑职在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传令通讯营,全力搜查市内所有‘神目’录下的监控视频,那白浪飞绝对逃不掉。”

武田一夫微一颔首,正要说话,却听敲门声响起。

赵令季的副官走了进来,声称‘神目’在白浪飞的屋子前拍到一段卫星视频。

江海流连忙打开办公室内的3D全息影像仪,并接通网络,下载了那段视频。

武田一夫看完后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整个身心都松沉下来,仿佛《无名宝典》已经到手。

雷森木知道市内好多地方都安置了“神目”,但是这玩意儿并不能拍到所有的角落,所以先骑车往西南方向行驶,然后又折道往返了好多地方,确定“神目”无法确切追踪自己时,方才悄然返回废品回收场。

中午十二点,他正驶入场区南门时,突然见到一队又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出现在眼前,不由得心头一沉,难道自己暴露了?

于是,他将摩托车丢弃在一旁的密林中,躲在林中用望远镜观察着士兵的动向。

只见十几名士兵将回收场场主一家人从屋内押了出来,似乎在逼问着什么。

这场主是个暴发户,平日里欺压穷人惯了,雷森木绝不相信他会为了自己守口如瓶,果然,那些士兵都还没动拳头呢,他就已经全招了,然后引着大队人马朝自己的居所行去。

雷森木心中暗骂,他之所以要回家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十年前,为了监控境内几十万市民的一举一动,市政厅给每个市民都发了一张出入证,自己如果想要安全离开蓝江市,只有走西面谷口的要塞。

那里对出入证的盘查十分严密,而出入证制作精密,又有基因比对,黑市根本无法仿照,自己无论如何是混不过去的.

如今自己的老巢被发现,回去只有自投罗网,还是趁早离开,另想办法吧。

密林直通垃圾场外面,雷森木连摩托车都不敢要了,徒步溜出了林子,兜兜转转地来到位于垃圾场西南方向十公里处的狮子山。

狮子山是一片延绵广袤的山脉,时值立秋,枫叶将整个山谷都渲染成一片凄艳的红。

雷森木走得乏了,在一条潺潺的小溪边蹲了下来,正想掬一捧清凉的河水洗洗满脸的风尘,突然眼角扫到了挂在岸边树枝上的一套黑色风衣,不禁好奇地走了过去。

除了风衣,相继映入眼帘的是长裤、内衣等物,一看就是女性专用的。

难道……

他目光转向溪中,只见一个白皙纤美的背影正俏立着,欢快地清洗着身体。

看她那光洁如玉的侧脸,顶多只有十八、九岁,不过身体已经发育得相当完美,再加上那一头如瀑布般亮丽的秀发,简直如佛经中的天女般完美。

溪水很浅,只能没到膝盖,全身上下所有的美妙都一览无余。

雷森木看着看着,就觉得鼻子热了起来,然后有什么东西滴到了嘴唇上,甜甜的。

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亲眼目睹女人的身体,当然硬盘里的那几位不算。

少女转过身子,蓦地发现了雷森木的存在,禁不住一呆。

不过,她并未惊慌失措,而是双手捂住要害,冷静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雷森木连忙捂住眼睛,慌张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这话假的不能再假,也不知道那少女有没有相信。

她斥令雷森木转过身去不准偷看,然后走上岸来。

雷森木觉得对方已经穿好衣服,正想转过身子去赔个罪,岂料脑后闪起一蓬劲风,然后一股大力撞在自己背包上,朝前扑出七八米远,重重地跌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

我靠!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一男子汉,虽然毛都没长齐,但是被一妹子给揍了,以后传了出去,自己还有脸在世上混么?

他当下义愤填膺,回过头去正要喝斥,却惊觉一个大耳刮子重重地甩在脸上,然后俩眼一黑,就这么晕过去了。

醒来后已是漫天星辰。

雷森木发现自己被脱得赤条条的,只剩下一条贴身裤衩,被绑在一株参天大树上,模样别提有多不雅观了。

这倒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全都被翻了出来,抖落在地上,其中就包括那部《无名宝典》。

那黑风衣少女好整以暇地坐在十步外的大石头上,她那原本就白皙如玉的肌肤在黑衣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白嫩了,令人无限遐想。

她正对着篝火翻烤着几条鱼,耳朵内刮入这点动静,头也不回道:“醒了?”

雷森木骇然道:“你想干什么!”

少女淡淡道:“小流氓,占了本姑娘的便宜,就想一走了之么?既然你看了我的身子,也让我看看你的身子呗。”

雷森木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心想咱俩到底谁是流氓?不过,眼下保全那部无名宝典是要事,当下一脸诚恳道:“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你行行好,揍我一顿得了。不过千万别再打脸了啊,要是破了相,我可没钱去医院整容。”

少女道:“要我不打你也行,本姑娘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如果有一句谎话,我不光破你的相,还要阉了你,明白么?”

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掠过裤衩,竟带来一丝彻骨的寒意。

雷森木真怕她说到做到,连忙赔笑道:“行,大姐您问,小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别喊我大姐,人家比你大不几岁。”少女似乎很在意年龄,雷森木收了那么多年的废品,早已学会了察言观色,连忙笑嘻嘻道:“那就请美女发问吧!”

于是,两人一问一答,为了保住自己那张不算英俊的脸,以及更为重要的部位,雷森木连一个字都不敢乱讲,对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从姓名年龄到住址,有一答一,不敢掺假。

最后,少女的目光落到那部《无名宝典》上,问:“那是什么东西?”

对于这个,雷森木就不敢实话实说了,忙道:“是一本……家传的武功秘籍!”

少女显然不相信他的话,冷笑道:“你不是说自己就是个收破烂的么,怎么还有家传的武功秘籍了?而且,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用金子来做书的,得值不少钱吧。说,是从哪里顺来的?”

雷森木拿出平日里跑业务的手段来,小嘴一瘪,泣声道:“你……你别瞧不起人!有谁生来就是孤儿的?要不是我父母被帝国军所杀,我现在还在家过着有钱少爷般的日子呢!只可惜我也看不懂这上面的字符,否则练成了绝世武功,谅你也不敢欺负我!”

本以为自己免不了再挨顿揍,没想到那少女没有任何动作,在沉吟片刻后将东西都塞回他的那只背包内,随后飘然离去。

其实,她也看不懂这部书里写了些什么东西,不过就算是绝世武功也没有什么兴趣,何况她根本不相信这穷小子能有什么秘籍宝典,顶多也就是收破烂时捡的漏吧。

“这,这就算完事了?”雷森木有些懵,半晌后方才醒悟到她还没给自己解绑,连忙大声呼救,却没

《星际宗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