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宋时归》宋时归为什么不写了 立场倒换 宋时归GV

宋时归

历史连载中

主角是萧言,辽狗的小说《宋时归》此文是天使奥斯卡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萧言只觉得自己身子软绵绵的,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自己仿佛躺在窗明几净的医院病房,他们这些空难幸存的人员正在被妥善的救治着,明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4 00: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萧言,辽狗的小说《宋时归》此文是天使奥斯卡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萧言只觉得自己身子软绵绵的,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自己仿佛躺在窗明几净的医院病房,他们这些空难幸存的人员正在被妥善的救治着,明眸

《宋时归》免费试读

萧言只觉得自己身子软绵绵的,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自己仿佛躺在窗明几净的医院病房,他们这些空难幸存的人员正在被妥善的救治着,明眸皓齿的小护士忙忙碌碌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只是这个医院的小护士穿得似乎太性感了一点,裙子短得几乎遮不住屁股,这护士裙还是低胸兼大露背,一个棕色长发的小护士弯腰给他量体温,露出了深深的***在小护士身后的查房医生则把红色内裤穿在外面,胸口还有一个S的符号……

好吧,这是在做梦。

迷迷糊糊中的萧言已经确认了这点。

正在他准备遗憾的睁眼醒来的时候,脸上就是一痛。啪啪两记耳光落在了自己脸上。痛得他一下就飞快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之处,就是一张浓眉大眼,故作凶狠的年轻人脸庞。喉咙口似乎还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着,低头一瞧,就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四下再一望,三五条壮汉围在他身边,面目都甚是不善的瞧着自己。

自己***究竟在哪儿?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自己昨晚好像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爬上眼前最高的一处山顶。极目四顾,除了天上银河笼罩,四下都是黑沉沉的一片!没有城市村庄的灯光,没有公路上来往汽车的车灯,什么人类活动的痕迹都看不见!

南边似乎有水声隐隐的响动,星光之下,那里似乎是白亮的一川河水。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么一处响动。

手机耗尽了最后一点电力,在功成身退之前,还是没有半点信号。

萧言都快疯了,他是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无数次给自己加油打气,说爬到高处就能

看见远处灯火,就能让手机收到信号,就能得救…………可现在却是一切都落空!

星光之下,他发疯一般大喊:“这***究竟是哪里?如果想老子死,当初就让老子和飞机一起摔得粉碎好不好?谁能告诉我一声,这是哪里?就算是倒霉到雷劈穿越,也请告诉我一声好不好?谢谢老天爷你全家!”

他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吼声撞在山峰上破碎的回声。

星空壮丽,却不发一言。

筋疲力尽的萧言只有放弃,缩在一块背风的大石头后面沉沉睡去,在睡梦当中,他还下意识的将没有电的手机高高举起,似乎这样,就能让别人找到他似的。

…………如果不算肚子饿得直泛酸水的话,这一觉是睡得又香又甜。

结果醒来却碰到这个!

四五条壮汉围着自己,***是不是不保这可以另说。可是他们说着自己一时无法听懂的话,手里拿着破镰刀。每个人都穿着右衽布袄,布质粗陋,布眼老大。头发挽在头顶,插着荆钗木钗,一脸土色,横看竖看,怎么都瞧着不像和自己一个时代的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看以前的老照片。里头的人眉眼和现在毫无区别,可是那感觉就是不属于自己的时代。眼前这几个来路不善的壮汉,也清晰的给了萧言这个感觉!

作为在办公室偷懒上网看书有年头的废柴小白领萧言,对穿越这个话题自然不陌生。自己从飞机上面摔下来,碰到这么古怪诡异的情形,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中了空前大奖,荣幸的穿越了。

以前说起这个话题可是指点江山,气壮如牛。真碰上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一路上萧言不知道祈祷过多少次自己千万不要倒霉到去穿越!遭逢如此变故,又累又饿,还有生命危险,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爬上自己熟悉的软床,吃妈妈做的家常菜,然后再和朋友去懒洋洋的喝一场茶…………

看着眼前这古怪的一切,不知不觉的,萧言竟然有点眼泪汪汪的了。

几个人冷冷的看着他,明显没怎么听懂他说的话,用镰刀抵着自己的那浓眉大眼的粗豪青年用更凶狠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九音曲折,有点像现在的闽音。可现在心潮激荡,惶恐害怕到了极点的萧言哪里有精神去仔细分辨!

他忍不住的就开始颤抖起来,越抖越是厉害:“你们是谁?你们是谁?我在哪里?我遭了空难,打119,打120…………救命,救命!求你们了,我没钱,救了我,我家里会给钱的…………救命!我没穿越,我没穿越!”

他颤抖挣扎得如此剧烈,那粗豪青年凶着脸连声大喝,竟然压不住萧言!他身边几个弟兄看见如此,围上去就要帮着动手,先揍这个古怪家伙个半死再说。那领头的青年壮汉却一摆手制止住他们的动作,蹲了下来,定定的看着有点发狂的萧言,伸出了一只手按住了萧言的肩膀:“……静下来……看着俺,仔细听俺说……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处?说明白了,俺们不杀你,听清楚了么?再乱动,俺也保不住你!”

那青年汉子手劲好大,按在萧言肩膀上,仿佛一座山也似,半个身子顿时就动不了了。人身子一定下来,心就能定下来一些了。满脸眼泪鼻涕的萧言这个时候才恢复了一点理智。他呆呆的躺在地上,用尽全部气力稳住自己颤抖的身体,仔细的分辨着那人的口音。

毕竟出社会几年了,多少有点能面对现实的能力。这个时候,情势古怪到了极点,再不冷静,估计是真的没有活路了。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现在不管什么,先搞清楚自己处于什么境地再说!

他竖着耳朵,对他青年汉子说的话一个字也不敢漏听了。托做小记者的福,全国各地他几乎跑遍了,也很有点语言上面的天分,至少用各地方言骂人没问题。这么仔细一听,越来越觉得他们说的近似闽音,确切的说是和客家话有点像。现代普通话浊声多,这几个汉子说的话却是送气的清音多,每韵的阴阳声也比普通话多很多。

理清了这么点头绪,萧言顿时精神一振。他当初可是交过会说客家话的女朋友的!

听那汉子说完,在心里面再过了一遍,他才还有点微微颤抖的学着他们口音开口:“你们……是不是问我是什么人?”

萧言的这句话说得磕磕绊绊,七零八落,可几个青年对望一眼,总算是听明白了!

那粗豪少年哈的一声:“贼厮鸟,再装疯卖傻?明明会说官话,起先却卖疯!你是辽狗,还是汉儿?遮莫还是渤海奚人?”说着就跃跃欲试的打算再给萧言两巴掌。

领头青年一扬手拦住他,只是看着萧言,又问了一遍:“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我是一个倒霉到坐飞机都能摔下来的家伙!真***,是不是发改委又涨油价了?

辽狗,汉儿,渤海,奚人…………萧言隐隐已经有了最不好的预感,他在心里面把该怎么回答斟酌了十七八遍,那几个人都快不耐烦的时候,他才小心翼翼的发问:“……我,这是在哪个国家?”

要是回答中国,再加上几句嘲笑。那准跑不了,自己还在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里头,也没倒霉到穿越。了不起碰上几个车匪路霸级别的人物,有钱就能活命。最多这几位大哥有点cospaly的爱好。

如果自己的人品真是坚挺得到了穿越,不管哪个时代,总得有个国家,有个皇帝吧?看样子,自己似乎也不大可能在未来…………有点信息,总好再试探出到底是什么年代。

问完这句话,萧言就直直的看着眼前几人。心里面忐忑到了极处,此时最大的希望,竟然是听到这几人大笑起来:“你***摔傻了啊!以为摔到国外去了?好好的中国都不想呆着了,这么想换个祖宗?现在是2009年,国庆阅兵才过去!”

让自己没有想到的,那几个一身古装的大哥却是对望一眼,个个点头。

那粗豪少年压低声音:“燕地逃人!”

“多半是汉儿……”

“怎么办?”

“宣帅有令,要善待逃人……”

“咱们还身在险地呢,怎么善待法?”

“要不干脆放了他,俺们和他一拍两散,各自走路?”

“辽狗大军里头又不是没有汉儿!万一是辽狗探子呢?”

几个人低声争论几句,目光一起都转向了那始终不说话,若有所思的领头青年。

“哥哥,这怎生措置?”

就连萧言的目光也投向了他,刚才那几个人的争论他听了个七七八八,心里面也在七上八下。他已经有了点最不好的预感,按照他的历史知识,也隐隐有点知道,他应该差不多在什么个时代,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去相信!

我想回家啊…………各位大哥…………

那领头青年深吸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一摆手:“放了他。”几个人一怔,那粗豪青年也不说话,收起镰刀就退了开去。领头的那青年伸手将萧言扶起,拉着他走到了山峰边上。

昨夜,萧言就站在这里,对着黑沉沉的夜空振臂大喊,问候着老天爷的全家。

白天的阳光,让他终于看清了所有的一切。

河水在南,平原在前。没有公路,没有电线杆,没有城市,没有现代文明的任何迹象。只有荒芜的田地,只有能见度极高的空气,只有这个时代的风迎面吹来。

视线所及,这个世界就这样迎面而来。

“…………这是,哪里?”萧言喃喃自语。

那领头青年站在他的身边,指向南边的河水:“…………那里就是白沟河,俺大宋和辽国的界河。五月二十六,我大军北上,在白沟河为辽国大石林牙和萧干所部大败……你现在还在辽土,过了白沟河,才是宋境…………可是俺相信,从俺们现在站着的地方再向北千里,直抵黄龙,总有一天,又会是我汉家故土!”

顺着青年的手所指出,萧言终

《宋时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