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剑问太虚》剑问道 BG文 剑问太虚小说TXT

剑问太虚

仙侠连载中

《剑问太虚》作者:流云烟雨生,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李长生,赖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话说此时李家村外莫约一两里处,一位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带着一个身形瘦弱戴着黑色斗笠让人看不清面容的随从正从官道上缓步走向李家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1 06:02: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剑问太虚》作者:流云烟雨生,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李长生,赖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话说此时李家村外莫约一两里处,一位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带着一个身形瘦弱戴着黑色斗笠让人看不清面容的随从正从官道上缓步走向李家村。

《剑问太虚》免费试读

话说此时李家村外莫约一两里处,一位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带着一个身形瘦弱戴着黑色斗笠让人看不清面容的随从正从官道上缓步走向李家村。

没有骑马蹄踏,也无马车乘行,一行两人就这样用脚步走向李家村,事实上锦衣青年和黑衣随从都是一路上用自己的脚走过来的,至于为何不骑乘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莫约一刻钟以后,两人来到了李家村村口,看着那块雕琢着酒壶铭刻着“李家村”三字的黑色巨石。

锦衣青年忽然有感而发地叹道:“所谓不知者无罪,此石不知道价值多少万金,就这样摆在我面前,我都有点意动了”

旁边的黑衣随从则是用一种沙哑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对着锦衣青年道:“公子所言甚是,自古宝物有德者得之,乡民愚昧无知,此宝应当纳入公子之手。”

锦衣青年摇摇头道:“乡民哪里是愚昧无知呀!反而是真正的大智若愚呀!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却不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便如灯下黑一般,这块天外陨铁既然已被雕琢,那便已经代表雕琢这块天外陨铁的匠师发现了这块天外陨铁的不同之处。

更何况能在陨铁之上雕琢的人是一般人吗?

这李家村中肯定有人知道此乃天外陨铁,价值连城,但依旧是将此重宝放置于村外,不管不顾,只怕不仅仅是灯下黑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有更重要的原因,不过暂时我还想不到是什么原因!”

说完锦衣青年深深地看向了黑色大石底部的位置,若有所思。

而黑衣随从则是拱手道:“公子睿智,下属佩服”

锦衣青年摆摆手示意后道:“行了,我不需要称赞,那是弱者才需要的东西,你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后,就是对我最好称赞了。

走吧!进去了。

之前听说秦国有位酒道宗师喝遍天下美酒后,评出了大秦十大极品美酒,这李家村便独占了四席,有什么“稻花香”“茅庐酒”特别是那号称十大美酒之首的百年贡酒,据说乃是辅佐数十种百年大药,上千种药材,陈酿百年才能问世的绝品美酒,称得上是灵酒了。

对于增长修为,延年益寿都有一些功效,这次顺道南阳还特地多走了两三百里路过来,可是要好好尝尝才行!”

黑衣随从点头称“是”

然后又问道:“公子需要我知会一声,让杨虎山将贡酒直接送过来吗?”

锦衣青年想了一下后道:“算了,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了,不然到时候不仅给人家添麻烦了,还暴露了我身份,还是等我一一品尝完其它美酒,要走的时候你再去问他拿吧!”

黑衣随从点点头说道:“好!还是公子心思缜密将一切都考虑周全了,老奴受教了”

锦衣青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对着黑衣随从道:“嗯!对了,你等下用你的方法打探到我刚才说的那几种美酒酿得最好的人是谁,我要前去拜访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抱两坛原浆走”

黑衣随从听后道:“是!公子,不过您的安全怎么办,万一遇到危险我未能第一时间在您身边,老奴惶恐呀!”

锦衣青年却是笑着道:“你还真是老顽固了,少来那一套,我的实力你最清楚了,还需要你干什么?为我添乱吗?”

黑衣随从听到这话后也是一阵害臊,都快要羞愧得无地自容了。

同时也暗骂自己真笨,怎么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随后两人便进了村中,进入主街之后便感觉周围是异常热闹,到处都是人,街道两边有卖糖葫芦的,有卖馒头包子的,有卖书画字贴的,也有卖粮食布匹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卖酒的酒铺和酒楼。

锦衣青年对着黑衣随从点头暗示了一下后,顿时黑衣随从便化身一道幽灵迅速地消失在了人中。

而锦衣青年在主街上也是闲逛了起来,一路下来后锦衣青年手中已经多了不少东西了。

左手提着一只红润肥美的烤鸭,边上还串着两条烧肉,三五盒点心,还有锦衣青年在一间很老的小酒铺里面用重金买的一小坛品质绝佳的珍贵茅庐酒,至于有多珍贵可能也就只有锦衣青年和那小酒馆的老板知道了。

右手还拿着已经啃到了一半的脆皮烧鸡。

如此情况下锦衣青年还对着包子铺要了两笼肉包,用油纸打包好后一并用左手提着,在付了老板十二文钱后突然锦衣青年的鼻子一动,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以为是幻觉,再次仔细地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这次锦衣青年确实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特别的酒香味,十分诱人,让品过无数佳酿的锦衣青年都有些意动了。

不过这股奇异酒香甚是淡薄,若非锦衣青年身体异于常人,嗅觉极为敏锐,怎么也不可能在这充满了各种酒香的街道上闻到那股味道。

顺着这股特异酒香的来源,锦衣少年从主街道向右拐了进去,来到了一片巷子里面,一路上兜兜转转拐了十数道弯,终于锦衣青年在巷子深处一处略显破旧的木屋旁边停了下来,看着这间木屋的格式应该是间店铺,而且门口中间用黑墨在牌匾上也写着四个大字“老鬼的铺”。

除此之外门口两边还贴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酒香十里春无价;下联是:醉买三杯梦也甜。

联想到这锦衣青年猜测这应该是间酒铺,若非如此这对联怎么会与酒有关呢?

而且那股酒香的源头也是从这里突然中断的。

将右手上的那半只烧鸡吃完后,锦衣少年擦了擦手上的油,然后来到了门前,对着上面“咚咚咚”地敲了两遍,然后就这样等待着。

半刻钟都过去了,却无人开门。

仿佛无人在店一般。

不过锦衣青年却是没有放弃,而是又敲了一遍,因为他感应得到里面确实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

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锦衣青年这次倒是没有等待太久,莫约一二十个呼吸后锦衣青年又是不轻不重地敲了两遍。

依旧是没有反应,如此反复十多遍后终于有回应了。

是一位麻衣少年开的门,后面跟着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一副慈悲为怀的面相。

两人面色红润,眼睛略眯,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一看就是喝了不少酒的。

见到锦衣青年后,麻衣少年醉醺醺外加不耐烦地说道:“烦死个人了,你哪个呀!没看到我们在喝酒吗?要买酒就到别处去了,今天打烊了。”

锦衣青年见状也不恼怒而是面带微笑地说道:“唉!这位小兄弟此言差矣,我可不是来买酒的,而是突闻此处传来一股醉人心脾的酒香,被吸引过来的,估摸此处应当是开了一坛极品佳酿,而且是未勾兑的原浆,特此前来想与君痛饮一番,不知可否?”

麻衣少年露出一副算你有见识的表情然后道:“痛饮个鬼,为什么要和你痛饮一番,想吃白食就说,还真高雅呦!”

锦衣青年依旧是面带微笑地回答道:“这位小兄弟可别这样说呢!我可是带着诚意而来的,你看我这边还提了东西来吗?”

说完锦衣青年提起了左手上面的那一大堆东西。

“哼,就凭这些就像吃白食,你把我们当作叫”

这后面的字还没有说出来,麻衣少年便被中年男子捂住了嘴巴!

麻衣少年挣脱后刚想问骂人,却只见中年男子用手指着锦衣青年左手上挂着的一个黑不溜秋的坛子,在那黑不溜秋的坛子上印着一个大大的赖字。

麻衣少年不解,不过马上就想到了什么,对着中年男子询问道:“李老鬼,莫非这就是号称极品茅庐酒中的王者,赖茅酒吗?”

李老鬼做出一副鬼神莫测的模样看着锦衣青年感叹道:“没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赖茅那么简单,是原浆,并且还是经过三十年冷藏,三十年温藏总共历经一个甲子时间窖藏的极品赖茅之王,足以称得上酒中之王了。

连我刚刚开封的极品稻花酒都略逊半筹,放眼整个李家村能略压它一头的就只有十年一出的贡酒原浆了。

虽然只有一小坛,但却可以说上价值千金,如此诚意,你还说人家没诚意,吃白食吗?”

等了半天没见李长生回应,李老鬼转头一看,却发现李长生此时正像看情人一样看着锦衣青年手中提着的那黑不溜秋的坛子,嘴角还流着哈达子。

锦衣青年见状笑着道:“还是这位大哥识货,确实是极品赖茅原浆,而且经过一个甲子窖藏,放眼整个秦国可能也没多少酒能与之媲美了。

如此不知道可否有资格与君同饮一番”

说完锦衣青年笑眯眯地看着李长生。

而李长生这才反应了过来,用让人惊讶速度来到了锦衣青年旁边,拉着锦衣青年的手,用一副讨好的表情对着锦衣青年道:“这位兄台,是我不识货,不识货,咱们这就赶紧进去,痛饮一番,对,一定要痛饮一番,好好地痛饮一番,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锦衣青年笑得更欢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拉着自己的手跟自己称兄道弟呢?

感觉十分惊奇,也是豪迈地道:“哈哈哈,是极,是极,一醉方休,不醉不归,不过我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哦,不知道是否能被小兄弟喝趴下”

李长生听后马上精神抖擞地道:“哦,原来兄台号称千杯不醉呀!在下不才,被李家村授予不醉小酒神之名,都是同道中人,同道中人,看来兄台你的千倍不醉要终结在这里了。”

锦衣青年听后也是哈哈大笑,任由李长生拉着自己进了店铺里面。

关上店门三人通过前面杂乱的店铺,来到了店铺后面的院子里,一进来便立马能感觉其中别有洞天,不仅院中景色宜

《剑问太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