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生何求》一生何求178章至300章 精彩内容 一生何求HE

一生何求

同人已完结

新书《一生何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兰思思,主角晓颖,郭嘉,是一本同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晓颖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去上班时眼皮都抬不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郭嘉便数落她,“你怎么搞的,在家休息了一天反而不如每天上班有精

|更新:2019-12-16 06: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一生何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兰思思,主角晓颖,郭嘉,是一本同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晓颖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去上班时眼皮都抬不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郭嘉便数落她,“你怎么搞的,在家休息了一天反而不如每天上班有精

《一生何求》免费试读

晓颖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去上班时眼皮都抬不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郭嘉便数落她,“你怎么搞的,在家休息了一天反而不如每天上班有精神了。夜里没干什么坏事吧,比如穿上夜行衣,出去打家劫舍什么的?”

“说什么呢!”晓颖被她气乐了,“你才穿夜行衣呢!是我弟弟啊,不知道又为了什么事跟人打架,搞得一身是伤,还被拘进了局子,我昨天下午忙着给他做保释,晚上还得陪他上医院去做包扎处理,搞到老晚才回来。”

郭嘉瞪大了眼睛,“就是你那个唱摇滚的弟弟?”

“他不唱摇滚,唱通俗的。”晓颖不得不再次纠正她,每次只要提到晓宇,郭嘉总会来这么一句。

“我一直就想去听听他唱得怎么样,哎,他究竟在哪家酒吧驻扎呀?告诉我,我找时间也好去捧个场!”郭嘉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算了吧,我弟弟不喜欢熟人去围观的。”

“我又不认识他,算不上熟人,我就是好奇嘛,平常哪有机会认识那个圈子里的人。”

晓颖无奈地看着她,“你能不能别这么好奇,好奇有时候害得死人的。”

“吓!你少咒我,我的好奇是在理智许可的范围内的,无害的,懂不懂?”

两人绕了半天话,晓颖到底没把晓宇出没的酒吧名称告诉郭嘉,其实在酒吧到底唱得怎么样,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从没去听过——晓宇不让她去,他说如果知道她在,他会觉得不自然,影响他正常发挥。

晓颖也不想去,她知道他混的那个圈子很乱,如果亲眼看见了,又没法把他拖出来,只会平添无力感。

每个人的命运还是由他自己把握比较好,年轻的孩子手上什么也不剩了,不能连自由都剥夺掉他的。这是晓颖很久以前就得出的结论,所以她能跟晓宇如两条平行线似的和睦共处至今。

“哎,对了,你那天晚上送郑总回去怎么样?怎么没听你说起?”晓颖把话题巧妙地往旁边扯了扯,避免郭嘉再无聊地围着她弟弟转。

郭嘉被提了个醒儿,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是啊,都忘了跟你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郑总那么失态。”

话一出口,她立刻朝周围扫了一眼,声音陡然低下去,“你想想看,平时的郑总多严肃,多正经啊,可那天晚上,他又是哭又是笑,满嘴胡言乱语,我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忍着。”

晓颖摇摇头,“真难为你,楚楚就不该找你去帮忙。”

郭嘉顽皮地扮了个鬼脸,“楚楚自己倒没有笑,我觉得她当时的心情好沉重啊!嗨,做秘书的跟咱们当小喽罗的到底不一样。我听楚楚说,”她的声音放得更低了,“郑总这次走得很不开心,好像是在什么场合说错了一句话才被撵走的,还是给套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据说沈董这个人生性多疑。”

“不会吧?”晓颖很意外,“郑总管理南翔都六七年了,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落马了?谁还不会说错几句话,要都因为这个被赶走,那公司里还剩得下人么?”

“理是这么个理,所以说郑总说错的那句话肯定至关重要,搞不好要人命的,可惜啊,楚楚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话。”

晓颖还是不理解,“如果真是因为说错话才走的,那他们就不怕郑总出去了,更加肆无忌惮地乱说?”

“这个嘛!”郭嘉眨了眨眼睛,“郑总到底是个正人君子,想来不至于那么卑鄙吧,再说,他要是存心报复,完全可以拿这个事去要挟沈董啊!可见,读书太多的人跟小人还是有区别的。”

晓颖想了想郑总素日的为人,的确也想象不出他做小人会是怎样一副嘴脸。

“楚楚还说,新来的沈总去年刚回国,沈家那么多工厂,他原本也不是非来南翔不可的,就因为郑总要走了,才把他安排来这儿锻炼。估计沈总在南翔也做不长,将来沈董退休了,沈家的这些产业可就全归他了,真是一颗烫手的金刚钻啊!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了?”

晓颖正想斥她又发花痴,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不要在背后随便议论是非,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不用回头看,她们也知道这声音是属于仓库地头蛇蒋方的,他惯会做这种神出鬼没的勾当。

两人埋着头不说话,各自认真做起事来。

蒋方望着晓颖低垂的眼帘,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按在那张娇小白皙的瓜子脸上,怎么看怎么舒服,他清清嗓子,“韩晓颖,到我这儿来一趟。”

晓颖一惊,抬头瞥了眼蒋方,他脸上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只有那双眼睛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人心生不安。

蒋方话一说完,就朝自己位子上走,迈了几步,还不忘回头敦促她,“快点啊!”

晓颖无奈,只得撂下手中的活计跟着他走过去,连郭嘉都又厌恶又好奇地频频偷眼回望,不知道蒋方葫芦里卖什么药。

蒋方的位子与她们相隔不远,他嗓门又尖利,只要用正常嗓音说话,基本上整个办公区域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晓颖落座后既一头雾水又胆战心惊。

蒋方虽然一直是她的上级,以往在行政大厅里时却很少下来仓库,跟下属们的关系也都平平,业务上的事,他总是让分管不同领域的小头目们定期去行政大厅跟他汇报,从不亲自过问细节,多年来也从没出过什么大篓子。

大家都习惯了这种远距离的管理模式。这次他无端被贬下来,不仅他自己愤懑不平,连带一群手下也对沈均诚颇有微辞——本来好好的井水不犯河水的格局,就这么给搅合乱了。

搬进仓库的蒋方,具体事务插不进手,又不能整天游手好闲,他的所有本事都在如何应对办公室政治上,如今一下子被从那个纷繁复杂的环境中抽离,真是寂寞到想死。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就关心一下下属吧。所以,隔三差五找人谈话成了他的主要工作,但基本上被他找过去的人无一不是犯了错儿而去挨训的。

晓颖初时也以为自己被蒋方揪到了什么错处,所以他要找自己训话,谁知蒋方一开口就和颜悦色地问起了她进南翔后的大致经历。

晓颖暗忖,与其跟他云山雾罩地捉迷藏,还不如因为什么问题结结实实挨他一顿训然后干净走人来得爽快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总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令她心里一阵阵起毛。

“小韩今年几岁啦?”跷着脚的蒋方突然话锋一转,开始关心起她的私人问题来了。

晓颖抿了抿唇,尽管不太情愿,还是低声回答了他,“24。”

“哟,才24岁,真年轻啊!”蒋方居然摆着一张慈祥的笑脸跟她拉起了家常,连远处偷听的郭嘉都感觉自己快要晕厥了,同时隐约察觉了蒋方的老谋深算,心里有点发沉。

“有男朋友了没啊?”

“呃?我……”晓颖有些尴尬,这个问题,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有啦!”郭嘉再也忍不住,转过身去,扬起嗓门插嘴道,“就咱们公司的,工程部李真。”

晓颖的脸顿时有点红,不过她没跳起来反驳郭嘉,只是咬着唇不吭声。

蒋方脸一沉,不满地对郭嘉喝斥,“又没问你,好好干你的!”

言毕他又低头不满地瞅了眼晓颖的神色,有点不甘心地求证,“真的假的?没听说过嘛!”

老杨刚好从他们身旁走过,笑呵呵地插了一句,“蒋经理,你没看见李真三天两头往咱们库房跑呀!领个小工具又不是非他来不可,人家当然是有用意的,您往后仔细瞧着好了,哈哈!”

蒋方听得悻悻,酸溜溜道:“看不出李真这小子平时不声不响的,主意却打到我仓库里来了,什么时候得让他请个客才行!”

谈话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晓颖回到座位上,蒋方也很快蹓跶着从她面前经过,笃然往门外而去。

看到他的影子完全消失了,晓颖才扯扯郭嘉的制服衣袖,低声嗔道:“你刚才胡说什么呢!谁跟李真是男女朋友了?”

郭嘉拿眼睛瞪她,“你傻是不是?我是在救你哎,这都看不出来!你不知道蒋方是有名的色鬼,以前在行政大厅里就跟人搞七捻三,要不是周彭阳罩着他,象他这种混混能在公司里一呆就是四五年?”

“我知道你为我好。”晓颖抿了抿唇,笑着道:“要不然刚才你那么说我也没否认嘛!”

郭嘉皱眉道:“我看你还是小心点儿为妙,这姓蒋的好像在打你主意。”

晓颖想起他那双泛着幽光的眼睛,心里也有点犯怵,只是点头不语。

2

中午,晓颖独自一人去餐厅吃午饭时又接到婶婶的电话,急切问她晓宇的伤势怎么样,“你昨天怎么没告诉我?今天他爸爸给我打电话说他又搅到警局里去了,我才晓得的。”

“晓宇他不让我跟你说。”晓颖只好慢慢向她解释,“婶婶你别急,他就是受了点儿皮外伤,养两天就没事了。”

“我能不着急嘛!”大概是太担心儿子,刘娟说话的口气又有点冲起来,“我统共就这么一个儿子,你那不要脸的叔叔还非得跟我争,争到了抚养权又不好好管教他,看看晓宇现在成什么样了?”说着嗓音就哽咽起来。

晓颖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拣好听的话又安慰了刘娟几句,自己也觉得有点儿烦,难怪晓宇成天躲着这对冤家父母,一激动就要对掐的。

南翔的餐厅面积不小,但装修简朴,也没有象其他公司那样把管理层区别出去的VIP区域,对所有员工一视同仁,都在同一个大

《一生何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