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与君绝》阿婉与君绝小说免费 鬼畜 与君绝百度云

与君绝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与君绝》的小说,是作者冰城秋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伏念半生自认阅人无数,却第一次被一个人惊到说不出话来,马雨姣的行为大胆到令人发指。丝毫没有犹豫地便将自己的头发斩断,如此的果断竟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2 00:04: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与君绝》的小说,是作者冰城秋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伏念半生自认阅人无数,却第一次被一个人惊到说不出话来,马雨姣的行为大胆到令人发指。丝毫没有犹豫地便将自己的头发斩断,如此的果断竟

《与君绝》免费试读

伏念半生自认阅人无数,却第一次被一个人惊到说不出话来,马雨姣的行为大胆到令人发指。丝毫没有犹豫地便将自己的头发斩断,如此的果断竟让在场的一些男子都自叹不如。

“马姑娘!”张良平日的笑容早已消失殆尽。

“子房先生,如今小圣贤庄已经没有马姑娘了。如果伏念先生同意,我希望投入儒家门下。”

“你确定?”颜路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若他没有猜错,马雨姣已经熟记了儒家所有的经典。“一旦进入儒家,就要完全遵守儒家的门规,也就是说姑娘的人身自由便束缚在小圣贤庄内了!”颜路向马雨姣轻轻摇了摇头。

马雨姣却第一次忤逆他的意思,执着地问着伏念,“不知伏念先生意下如何?”

“你确定要加入儒家!马姑娘,你对子路的感情……但一旦进入儒家,你终生都只能默默付出了。”

“多谢伏念先生关心,我从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那好!”

“大师兄!”颜路和张良皆出声阻止。

“谢师尊成全。”马雨姣对着伏念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将头磕在地上。

“你既然已经成为儒家弟子,日后便要统一服装,随着其他弟子共同学习。只不过,你的身份毕竟特殊,因此你便一直住在后院便好,那里离授课厅较远,还望你日后更为刻苦些,上课之时千万不要误时!”

“是!”虽然她的自由被禁锢了。但日后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颜路的课堂上,天天看着他,一切付出在她看来都是值得的。

待伏念离开后,张良上前蹲下身拾起马雨姣散落在地上的青丝。“三师公不必再如此费力了,那些东西丢了就是丢了,无需难过。”

“你倒是豁达!”三师公?竟然叫的这么顺口,“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法!”

“至少我留在庄内了……”

“可你用的是什么笨方法!”张良纵是有良好的修养,也不禁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早知道你想的是这种方法,我就不应该让你独自来见大师兄。”

“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方法了……”马雨姣从地上站起来,目光正好与颜路的相接。“我现在会不会很丑?”她在现代都没留过短发,况且像她这种齐耳的短发这个时代的人怎么接受的了。

颜路想出声安慰她,话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

“你又在苦笑了……好像自从遇到我以后,你就一直在苦笑。”马雨姣喃喃自语。“其实你们都不必为我担心的,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二师公,三师公,日后可要多多包涵哦!”马雨姣俏皮地向两个人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从那日后,小圣贤庄内的马姑娘突然伤愈离开,而在同一日,儒家新加入了一名弟子吗,名为子虚。

“为什么给自己起了个这样的名字?”张良待下课后,拦住了马雨姣的去路。今日的马雨姣一身蓝白相间的弟子服,头发束成最寻常的少年发型,俨然是一个儒家男弟子的模样。

“子虚!我本就是来历不明之人,在这世间本就是子虚乌有……”

“子虚乌有?你敢做出那般轰动之事,还敢说自己是子虚乌有!”

又拆她的台!马雨姣瞅了他一眼,“我偶尔也想低调一下……”

“低调?”

“呃!就是谦虚一下嘛!”

“恐怕很难了,你已经在大师兄的心里留下了那样的印象……”

“三师公,你今天又很闲吗?特地跑来戳我的痛处。”

“是一个人让我看看你是否习惯儒家的学习。不过从今天看来,你倒是很能适应嘛。”二师兄的猜测果然是有依据的。当今女子鲜少有她这般见识说的。“你为何会如此熟悉儒家经典?”

“又来了!之前是你两位师兄,如今又是你。我熟悉这个很奇怪吗?你就当我是过目不忘好了,三师公!”

“礼、乐、射、御、书、数,是儒家弟子必学项目。如果你只是熟悉儒家经典书籍便也罢。但从刚才的射箭成绩看来……你没有任何内力和武功,却练就如此箭术,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这只狐狸!马雨姣腹诽道,“三师公尽管问好了,你在怀疑我什么!”

“你是如何学到儒家经典的?”马雨姣那般坦诚,张良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了。

“我如果说是我爷爷逼着我学的,你信吗!”

“是他教的你?”

“可以这样说。”马雨姣再次回忆起家中的人和事,感觉恍如隔世一般。“是不是很好奇他是如何学到儒家经典的?”

“他是什么人?”纵使儒家部分经典已经为大多数人所知,但马雨姣会的可不止众所周知的那部分。如果马雨姣说的是真的,那他的爷爷的身份便值得推敲了。

“你想破脑子都不会知道他的身份的,三师公!”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说完后,马雨姣在张良探究的眼神中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张良出乎她意料没有来找过她,不过她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那便是小圣贤庄的这几位当家对她都是出奇的纵容。如果只是颜路和张良对她这样便也罢了,就连伏念也对她特殊对待。

比如说,上课的时候她和子慕同样打瞌睡了,伏念便罚子慕抄写《论语》,而她却没事……剑术课的时候,子慕只不过用剑打了她的手一下,张良便立即让子慕向她道歉,而她把子慕砍得抱头鼠窜的时候,张良便在一旁看热闹……最夸张的还要属颜路,马术课上她不敌子聪、子慕,仅仅取得了第三名,她不过露出了比较惋惜的表情,这场课的成绩便作废了!当时颜路说出成绩作废的时候,子聪和子慕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公平的三位师公会突然变得是非不分、任意妄为了。

但这几位当家的任性很快就为马雨姣带来麻烦。那日,马雨姣正坐在屋外看书,突然一盆水从天降下,将马雨姣从头浇到底,一下子成了落汤鸡。

“谁?那个混蛋做这么缺德事!”待马雨姣去看的时候,还哪有人在屋顶。“可恶……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们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与君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